全本小说 > 网游小说 > 极品全能霸主 > 第44章 玉王
    台上,于伯言和张景生继续介绍玉王,此玉王经过四个人鉴定,除了于伯言和张景生外,还有杨,白两家的鉴定师。

    “经过我们多次鉴定,此玉王的保守底价便在一亿以上,这是我们四名鉴定师共同签属的签定书。”

    于伯言出示签定书后,又道“赌石一道,博大精深,賭石不是鉴石,只要有赌沾边,就意味着会有风险,所以这玉王打开后会如何,只能听天由命。”

    “此次拍卖玉王,底价一亿起,有人加价一次,额度超过两千万,便下刀一寸,直至全部切开,如果无人加价,便全部切开。”

    “还有细节就是,叫价者可以自选在玉王上的下刀部位。”

    “现在,拍卖正式开始。”

    “一亿两千万,中间来一刀。”

    胡德志举牌了。

    黄立行看他次次积极,忍不住好奇“你不是已经可以进入不公开拍卖会了吗?”

    “进不公开拍卖会是一定要的,但有赚头的买卖,当然也是要的。”

    玉石切磨师傅动手了,刚刚入石半寸,便露出一抹紫色。

    “这是,紫色玉石?”

    “玻璃种紫罗兰色飘绿花!”

    “上次出产的那不到二公斤的紫罗兰,卖价就超过两亿了,这么大一块,我的天……”

    玉石切磨师傅入石半寸停手,第一刀,玉中极品,紫罗兰。

    “一亿四千万,切下面。”又有人叫价。

    第二刀,入石一寸,未见玉色。

    胡德志眯着小眼睛看着玉石,有意无意的问黄立行“黄大师,您看这玉王怎么样?”

    “咳,马马虎虎。”

    有人举牌“一亿六千万,继续往下切!”

    第三刀,继续下面部位往下切,刚下刀不到半寸,又是一抹紫色呈现了出来,玉质成份,和中间部位一般无二。

    “哇……”全场惊呼。

    第一刀不值,一刀见玉下刀见石,切开全无的情况,在赌石这一行太常见太普通了。

    这第三刀,太值了,中间是紫的,这个部分也是紫的,上下切处长达四十厘米,这么大一块玉,价值何止过亿呀?”

    突然有人叫了一声“快看,那露玉的地方怎么往外冒白气呢?寒气,难道这也是千年寒玉?”

    可不是么,玉王露玉的两个部分,肉眼可见有淡淡白气冒出。

    “三亿,上面部位!”

    一直沉默的叶云飞又一次出手,看得出来,他对有驻颜功效的‘寒玉’比较在意。

    玉石师傅动手,第四刀,又白了。

    胡德志叫喊“三亿两千万,叶总部位,继续切!”

    喊完,他又虚心请教黄立行“黄大师,这玉王就算马马虎虎,值个三个两千万还是没问题吧?”

    “呵呵。”

    黄立行笑了笑。

    没有回答?什么意思,难道这玉王不值这个钱?

    胡德志狐疑。

    其实他想多了,每当黄老师碰到回答不了的问题时,他都会这样笑,其目地,就是让对方觉得高深莫测,这是黄老师的高明之处。

    第五刀下去,又是全白。

    叶云飞举牌“三亿六千万,切二寸!”

    这倒是省事了。

    玉石师傅出手,又切下去二寸,仍然全白。

    胡德志叫道“我帮叶总搞到底吧,四个,再来二寸!”

    又是两刀下去,上面部位的切口深度已经很深了,只是仍然见玉。

    这让一众期盼出玉的嘉宾们微微感到失望,不过他们又一想,这倒也合理,否则这么大一块整玉,那价值何止百亿?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了。

    当然,就算上面部位没有出玉,仅是中下两刀,如果里面和外面看到的一样,那恐怕也会是一个惊人的天价。

    “四亿两千万,中间后面!”

    “四亿四千万,中间下面!”

    不断有人叫价,只是切口部位,除了先前的两刀惊人外,剩下的基本全部见白。

    下刀结果不好,叫价者也变得越来越少,胡德志每叫价一次就询问黄立行一次,黄大师不赞成也不反对,让他对这块玉王变得越来越没底了,而当玉王价格攀升到七亿时,胡德志放弃了。

    “玉,又出玉了!”

    中间后面四寸,又露出一抹紫色。

    一刀笑,一刀哭,赌石就是这样,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当然,这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对李漠而言,在一刀未切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这玉王看了个通透。

    “虽然出玉了,可这体积也太小了。”

    “是呀,上面全白,就下面这两个点了。”

    “那也说不好,万一这两个点连不上呢?”

    “连不上就亏大发了。”

    “七亿六千万,后面下方一寸!”

    叫价者们都很有默契,谁也没提出在前面中间再切一刀,因为那关系太重要了,这玉王值不值钱,几乎都在那一刀上。

    切左右,切后面,就是不切前面,让玉王始终保持着最大的悬念。

    “九亿六千万,不切!”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叶云飞报出了一个高价,但他选择的却是一刀不切。

    谁都看得出来,叶云飞是要诚心买玉了。

    嘉宾们集体沉默。

    “九亿六千万第一次。”

    “九亿六千万第二次。”

    “九亿六千万还有要的没有?”

    “九亿六千万,成交!”

    拍卖师落锤。

    如果刀刀见玉,这玉王的价值恐怕要飙升到百亿以上,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剩下的部位是一块整玉,价值恐怕也不会超过十五亿。”

    再往上叫价,等于是平价买玉了,更何况这里面还有运气的成份,不到完全切开时,谁也不敢说里面是不是整玉。

    叶云飞以九亿六千万的价格买下了玉王,玉石师傅继续下刀,将玉王未切的部位全部切开。

    很快,石中的那紫玉全部呈现了出来,其外形好像空调机外机的壳子,厚度很不平整,最厚的部位和超薄手机差不多,最薄的地方和纸差不多,虽然紫玉的整体光滑无裂痕,但这么薄的一块,能够利用上的部位,却是少之又少。

    胡德志拍了拍胸脯“万幸万幸老胡我忍得住啊,这紫玉的价值,最高也就值一个亿……”

    叶云飞,亏了!

    叶云飞站在‘紫玉’面前,神情有些呆滞。

    于伯言道“叶总,刚刚我和景生兄查看过了,这紫玉并非寒玉,只是内有寒气,是以切开时,会有白气冒出,不过这种现象只会出现在切磨时刻,以后不会在这块玉上出现了。”

    叶云飞的脸色极度难看,他的夫人张敏一声不响的站起,缓缓走出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