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证夏强的尸体不被发现,夏缺打算往更深处去一点。

    进了山,顿时周围的月光都变得阴暗了许多,层层叠叠的树冠,遮蔽月光,空气中多了几分湿冷。

    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深山当中,传来的一阵阵兽吼的声音,可见这深山里的生物,必然极多。

    这让夏缺暗暗吞了口口水……

    “我要是修为再高一点,这深山里,倒是个不错的练级点……”

    他目光微微闪动的想着。

    只不过,他搞不清楚这里是玄兽的数量更多一些,还是大型野兽的数量更多一些……再没有十足的把握之时,他是不敢贸然乱来的。

    他现在不过通脉2重,而且没有任何战技,说实话,他是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够在这样的深山里生存的。

    按捺下心中的冲动,很快,他发现周围已经越发的荒凉,再往里面去,难保不碰到什么可怕的生物,他停了下来。

    扭头看了看,感觉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没事儿不会有人来这里。

    咚!

    他将夏强的尸体,直接就丢到了地上。

    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夏强尸体,夏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杀人者人恒杀之!老子没招你惹你,你他妈却非想要了老子的命,有此下场,也不怪老子。下辈子投胎,招子放亮点吧。”

    他嘀咕完,轻吐口气,就准备转身离开。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阵细微到极致的破空之声响起。

    夏缺微微呆愣了一个瞬息,但随即面色突然大变,想也不想,身形猛的前窜了出去。

    咻!!

    一道凌厉刀光,几乎是贴着他头皮斩过。有几缕发丝,在空中被斩断!

    可以想象,夏缺的反应但凡慢上那么一瞬间,那么等待他的,必然是身首异处!

    夏缺身形狼狈至极,前扑了出去,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这才赫然回头……就在他刚才所在的位置,此刻,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居然又有人偷袭?!

    夏缺瞪大了的眼睛,骤然红了。

    “居然让你躲过了。”

    那人没有追击,他手中握着长刀,平静的开口,打破了深山的寂静。

    借着月光,夏缺看到了,这是一个身穿黑色管事服的中年男子。三十来岁的模样,表情淡漠,一双眼睛,在漆黑的环境中,都显现出几分幽冷的光芒。

    这一分幽冷的光芒,瞬间让夏缺心头一惊,仿佛一盆凉水,将胸中的怒火都一下浇熄了几分,让他有些发热的脑袋,瞬间冷静了下来。

    而再看那人,他却目光猛的一缩……

    “夏仲……”

    夏仲,夏缺是认识的。

    毕竟,作为夏家‘资深低级奴仆’,祖宅中的管事,哪有不认识的道理?

    只是,夏仲不是在祖宅吗?怎么来了这里?

    不过,当目光掠到旁边的夏强尸体,夏缺顿时就明白了一切……

    “你也是夏翔派来的?……”

    夏缺牙关紧咬,眼中几乎快喷火了。

    不错,来人自然就是跟了一路的夏仲。

    他居高临下看着愤怒的夏缺,眼神带着几分探究的玩味。

    “真有意思……十多天前一点修为都没有,现在却明显已经达到了通脉境……夏缺,你到底是谁?”

    夏缺缓缓站了起来,掌中一抹白光悄然闪过,再然后,精炼唐刀,被他提在了手中。

    看到这一幕,夏仲的眼睛顿时明亮了起来“果然是空间玄器……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能拥有空间玄器的人,怎么可能在夏家做一个低级奴仆?”

    “想知道吗?”夏缺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去问阎王爷吧!”

    说完,只见夏缺身形猛的一纵,提刀就朝着夏缺砍了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身上红色玄力,顿时明亮!

    夏仲微微怔了一下,随即眼中的玩味却是更深了“有点意思。”

    咻!!

    夏缺身上红光闪烁,直接横跨数米距离,长刀直接朝着夏仲斩落。那长刀覆盖红色玄力,空气中都弥漫出一丝火热。

    然而,这一刀,夏仲却只是微微闪了一下身形,便就避让了过去,让夏缺一刀落空。

    夏缺一呆,毫不迟疑,连忙又是抽刀斜砍。

    但是,夏仲又是脚下微微一让,又让一刀落空……

    咻咻咻!!

    夏缺疯狂连砍,可夏仲居然一点还手的意思也没有,只是躲避。

    但逐渐,夏仲的眼中,露出了几分疑惑。

    咻!!

    又是一刀斩过,夏仲毫不费力的让过。

    夏缺却已经砍的气喘吁吁。

    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你他妈的只会躲吗?!”

    夏缺怒了。

    他连砍了三十多刀,居然一刀都没有砍中?

    夏仲沉默了一下之后,忽而道“你不懂刀法?”

    这句话,让夏缺顿时一呆……

    他当然不懂什么刀法啊!

    之前杀死夏凉和夏强,都是硬碰硬,直接碾压的。需要什么刀法?

    面对夏凉和夏强这种修为一般的人,他可以碾压。但这夏仲,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存在,不懂任何武技的夏缺,顿时就无能为力了。

    “有意思,修为达到了通脉4重,修行了属性功法,拥有空间玄器,使用长刀,却丝毫不懂刀法……看起来,你好像连身法,也不懂的样子?”

    夏仲越发好奇了。

    夏缺刚才砍了他三十多刀,为了观察对方的实力,他没着急出手,却没想到看出了让他颇为意外的东西……

    那就是,对方的劈砍,没有任何的章法可循。无论是出刀时机,用力程度,挥砍角度……完全没有任何的规律可言。分明就是胡劈乱砍!

    这说明对方,根本不懂刀法。

    而进退之间,他又发现,对方脚下,也没有任何的章法可言,说明对方连身法,也不懂。

    这就有点不符合常理了……

    要知道,修武第一步,就是淬体。

    而淬体的过程,除了力量训练来打磨自己的肉体之外,巨大多数的人,也会练习一些简单的拳脚功夫。可以说,但凡修行到通脉境的,多多少少,都是懂一些简单的身法,拳脚的。

    而这夏缺,用长刀做武器,但却不懂刀法也就算了。

    甚至于,连但凡通脉境都会懂的身法,都不懂。

    这是怎么回事?

    “我懂你妈!!”

    夏仲还在沉思,但夏缺怒吼一声之后,又冲了上去,长刀挥砍。

    夏仲抬了一下眼皮,但这一次,身形却不动了。

    眼看着夏缺的刀就要落到身上,可下一瞬,夏缺只觉眼前一花,顿时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一股巨力,猛的袭到了肚子上!

    砰!!!

    他身形,直接倒飞了出去,飞出七八米远,才狠狠落地……

    夏缺顿时被撞的七荤八素……

    “玛德,危险了……”

    夏缺在心里苦笑不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