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请出示你的号牌。”

    愣神中,一个声音响起,夏缺扭头一看,是一名珍宝阁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对着他略微行礼。

    他回过神后,将手中木牌递过去,对方接过去看了一眼之后点头道“您的座位在第五排。需要斗篷和面具么?”

    斗篷?面具?

    夏缺愣了一下,然后才回过神,朝着对方身后看了一眼。顿时就发现,里面竟然有着为数不少身穿一套黑色斗篷,脸上带着一种面无表情的纯白色面具的人。

    是用来掩饰身份的?

    他惊讶了一下。没想到珍宝阁考虑挺周到的。

    掩饰身份,显然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别说这个武力至上的世界,就算是前世,也有财不露白一说。

    珍宝阁所拍卖的宝物这般珍贵,在珍宝阁内有珍宝阁的人压着,还不会出什么事儿。但离开之后可就很难说了……万一真是什么珍贵的宝物,可不要期待那些大势力的人有什么贞操可言。

    如此统一制式的长袍和面具,的确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隐藏自己的身份……虽然体格如果太过异于常人效果也并不会太大。但总算是聊胜于无。

    “给我一个吧。”

    夏缺想了想后说道。

    那工作人员点头,就从旁边取了一个斗篷和面具递给了夏缺。

    夏缺穿上斗篷,直接都掉到了地上,然后又好奇的戴上了面具,感觉了一下之后,看了看四周……别说,好像还真感觉多了几分安全感呢。

    他满意点点头,那工作人员一指道“您可以从这里入场,桌位上有编号,找到您自己的就可以了。”

    “谢啦。”夏缺倒了一声谢,那工作人员略微欠身,让开位置,夏缺走了过去。

    很快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他坐了下来。

    桌位很宽,有着柔软的垫子,坐在上面很熟悉。而因为是阶梯座位,所以虽然是第五排,但中间那个圆台也可以看的很清楚,他满意的坐好,仅露出的眼睛带着几分好奇和期待,安静的等待了起来。

    他来的时间算是比较早的,渐渐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会场可以容纳两千人左右,几乎是人山人海,但珍宝阁显然很有举办这样大型活动的经验,所以人虽然多,也很嘈杂,但一切井井有条,忙而不乱。

    来的人,多半都会在入口处领取一件斗篷和面具。但同样,也有并不领取的。比如说……夏缺所认识的,夏天渊,就没有领取。

    夏天渊来了,在他身边跟随着身材高大的夏天易。他的到来,引发不少人的关注,嗡嗡议论。但他面无表情,径自往前方走去,到最后,一直走到了第一排的位置……

    第一排都是贵宾席,无论是椅子还是空间,都远比后面的要大的多。他的到来,让同样位于第一排的几个人,都朝着他笑着打了招呼,他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才露出几分微笑,也笑着点头示意。最终在属于夏家的位置坐了下来。

    除了夏天渊之外,夏缺还看到了宋婉瑜……宋婉瑜是跟着宋掌柜一起来的,他们同样也没有穿戴斗篷和面具。和夏天渊不同的是,宋掌柜全程面带微笑,和不少人都略微点头示意,打着招呼。最后,他们也走到了第一排。夏天渊也跟他们点头示意。

    后来夏无魂和夏无鹏也来了,他们同样没有带面具,一路径自走到一排,而后朝着夏天渊躬身行礼,打了招呼,就在夏天渊身边坐了下来……

    因为隔着比较远,而且周围的声音太过嘈杂,就算是夏缺也没有办法听到第一排的人在说着什么。不过根据这种情况,夏缺大致也能判断的出……第一排的贵宾席,应该是属于九曲城最顶尖的势力的。比如夏家,苏家,韩家,城主府。当然,也包括丹会。

    这些是九曲城最强的势力,也是每一次大型拍卖的主要竞争者,给他们一个贵宾席位,倒是正常。

    “哼哼,真是让人不爽,要是在星柳城,老子才不戴这种面具呢,也不知道多少人戴过,感觉好臭啊!”

    正在夏缺看的津津有味,判断哪些在贵宾席的人具体是什么身份的时候,耳边忽而响起一个带着几分不悦和不爽的男子轻声嘀咕。

    “少爷!慎言!”

    一个略微有些苍老的声音明显被吓了一大跳,连忙低声喝道。那少年的声音便突然止住,哼哼两声,没再说话。

    夏缺有些好奇的扭头看了一眼,就在他身边,坐着一个同样身穿斗篷,面带面具的家伙,话就是他说的。

    但当夏缺看向那人之后,顿时敏锐的察觉到,两双明显带上了些许冰寒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微微挑眉,带着面具的他又看了看那家伙的身后……同样带着面具的两双眼睛,落在了他的身上。虽然只能看到些许眼睛,但那眼睛当中的冷色,却是让夏缺敏锐的把握到了。

    好像有问题啊……

    夏缺眼睛微微眯起。

    但想了想之后,却没有多说什么,自然的重新扭回头,看向了贵宾席。

    那种如芒在背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半天,才略微有些迟疑的收了回去。

    “兄弟,你是九曲城人么?”

    但那如芒在背的感觉消失还没一会儿,身边那家伙居然开始和夏缺搭话。这一行为,显然让他身边的两个人很是紧张,瞬间,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又出现了。

    夏缺都略微惊讶了一下,然后才略微侧头看向那人,那人只露出一双眼睛,眼睛咕溜溜的,似乎对什么都有几分好奇。

    夏缺想了想,然后才略微摇头,却是道“不算是,我才来九曲城没多久。”

    “咦?你居然不是九曲城的人啊?哈哈,真巧,我也不是呢,我也才来九曲城没多久。”

    那人也不知道是真信还是假信,但语气很是兴奋的道“真是没想到运气这么好,才到九曲城就碰到珍宝阁的大型拍卖会呢。”

    “哥们儿你是哪儿人?我是星柳城的。星柳城你知道吧?距离九曲城不远呢,嗯,几百公里吧,我来这儿花了三四天的时间。你呢?从你家到九曲城要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