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27章 故意冷落
    宋清晚有些为难,她不好明着拒绝邱从蓉,只得委婉道,“承颐的脾气您是知道的,我说的话也起不了作用,只怕您今天是要白跑一趟了。”

    她没有直接拒绝,这让邱从蓉觉得有戏,所以又拉过她的手,脸上带着慈笑,“从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为人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的,别说我这个儿子,哪怕是你的父母知道你在外面受一点委屈,都要急死的吧?”

    邱从蓉说的这话倒是让宋清晚想起了自己的外婆。

    她从小没有父母的爱,但是外婆却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

    难为天下父母心,而且那天陆淮安被陆承颐开的那一枪,确实也算是个教训。

    所以她显得有些动容了。

    正好晚香端了水果上来,经过宋清晚身旁时,小声提醒她,“夫人,这二夫人所求您千万不能答应,她的性子,这大家都是知道的,吃人不吐骨头。”

    经过晚香这番话,宋清晚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把水果推到邱从容的面前,笑的腼腆,言辞委婉,“二夫人,您太高估我了,我只是个妇人,从不插手丈夫安排的事情。”

    此话一出,邱从蓉知道此事是无望了。

    刚才还堆着笑脸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手也松开了她。

    “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再为难你了。”

    她的嗓音有些发冷,也不等宋清晚再说些什么,便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些,宋清晚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眨了眨眼,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不过想起自己刚才差点就答应了她不免有些心悸。

    “晚香,还好你提醒我了,不然我可就给自己揽了一件难事了。”

    “您别看二太太眉目慈善,其实心眼也坏着,跟大夫人斗了好久,一直想爬上那个位置,您刚来不久,还是小心些为好。”

    宋清晚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邱从蓉碰了壁后也不再上门,宋清晚倒是清净了很长一段时间。

    时间如沙,一下子就过去了半个月。

    宋清晚在锦园天天看书,呆的有些腻,恰逢要开学,她必须要想办法取得陆承颐的信任,自由出入锦园。

    却没想到,陆承颐会猝不及防的在今晚回来。

    她正准备上楼睡觉,听见动静,回头去看,只见陆承颐一脸疲惫的往大厅走。

    晚香忙过去接他脱下来的军外套。

    “我去给您做饭。”

    “嗯。”

    如磁一般的嗓音里也透着疲惫,可见这半个月里他是真的很辛苦。

    看着晚香去忙活,宋清晚倒了一杯水走到他身边,乖巧的把水递到他的手上。

    陆承颐一句话都没说,接过杯子浅浅啜了一口,便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

    他一回来,宋清晚就变得很不自在,还有些紧张,所以坐在一旁静静的陪着他。

    “最近外面不是很太平,你又是我的女人,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就少

    外出吧,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就让晚香去买回来就行了。”

    气氛极度静谧的时候,陆承颐突然开口,吓了宋清晚一跳。

    上学的事情还没说出来,所有话就被他给堵了回去。

    宋清晚有些失望的偏头去看了他一眼,想要再说些什么,见他依旧闭着眼睛,似乎没有想再说话的意思。

    这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她是明白的。

    “嗯,知道了。”

    陆承颐最近的行踪很神秘,有的时候三五天回来一趟,有的时候十天半月也见不着人。

    唯一不变的就是对她的态度始终冷淡。

    宋清晚干脆在锦园也就看看书,种种花,落得个清闲。

    “夫人,外面有个女人说是来还东西。”

    宋清晚刚把书合上,晚香就来向她禀报。

    她并不在意,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眼天空,漫不经心道,“嗯,让她进来吧。”

    晚香脸色稍显犹豫,似乎有话要说。

    宋清晚收回目光,轻笑了一声,“晚香,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这都写在脸上了。”

    晚香施了个礼,“夫人,那我就直说了。”

    “嗯。”

    宋清晚把书放在一旁,收敛了心神认真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说她是来找总长的,好像是总长有东西落在她那儿了。”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宋清晚不会不明白晚香的用意。

    陆承颐有的时候回来身上也带着别的女人身上的香味,她闻的出来,只是从来装作不知道。

    更何况她心里的人也不是他,二人目前的状况只是各取所需罢了,所以这些事情她从来都是装作不知道的。

    不过外面的人却也知道,宋家的女儿并非受宠。

    “夫人,总长这段时间是故意冷落您的,难道你感觉不到吗?”晚香咬着唇,替她愤愤不平,“现在这女人都耀武扬威到家里来了,您不得出去震一震她们?”

    宋清晚想的倒是不一样,她福至心灵,朝晚香一笑,“你这倒是提醒我了,走,咱们去看看去。”

    女人被佣人带到了正厅里,身裹着立领的金色旗袍,白嫩细致的手臂露在外面,手持手包,看到远远走过来的宋清晚,她同样以打量的眼光投了过去。

    风情万种,妖媚入骨。

    宋清晚见到这个女人时,脑子里跳出来的就是这两个词语。

    女人打量过后,脸上露出不明意味的笑,语气也还算恭敬,“您就是总长夫人吧?”

    宋清晚大方的走过去,点了头,请她入座,“承颐的东西你交给我就好,等他回来我自然会转交给他。”

    女人嫣然一笑,“夫人,您难道就不好奇,既然总长这段时间不在家,那他又在哪呢?”

    “你想说什么?”

    “传闻夫人不受宠,所以总长也三天两头的往我那里去坐一坐,现在见到夫人,我大概知道原因在哪里了。”

    她话锋转的让人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