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30章 试探他们的关系
    宋清晚不想跟邱从蓉纠缠,只是抿唇一笑,“二夫人说的是。”

    然而梁依依却没有就此作罢的意思,而是恼羞成怒的站了起来,“宋靖语!你神气什么?!你跟别人跑了你还有脸出现在南平?谁知道你在嫁给承颐哥哥之前跟了多少男人!”

    这话让众人脸色一变,这是变相的让陆承颐难堪了。

    宋清晚唇边的冷笑加深,“所以,梁小姐是说承颐识人不清?”

    “你!”

    这一句话把梁依依硬生生的给噎住,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好了,这是干什么?今天大家就算是给我个面子,不准伤了和气。”

    王夫人面色愠怒,众人这才忙着调解气氛。

    “好了,梁小姐,你也消消气。”有人出言安慰她,梁依依不甘心的盯着宋清晚,她的牙都快咬碎了!

    但是也只能就此罢休。

    等着宋清晚坐下的时候,她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故意把手边的茶盏给碰倒,滚烫的茶水就泼在了宋清晚的手上。

    “夫人!”

    晚香立马上前查看她的伤势,原本细嫩的手背上顿时红了一片。

    宋清晚疼得直皱着眉头,她紧紧的咬着牙,忍着疼痛。

    “快!去对面的药铺买些烫伤药过来!”

    晚香立马对身后的随从吩咐,一瞬间,包间里乱成了一片。

    “对,对不起啊。”梁依依假装慌乱的站起来,“靖语,我不是故意的,你怎么样?”

    晚香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如果我家夫人出点什么事,梁小姐能担待的起么?”

    “我都说了我不”

    她说话的时候,宋清晚已经起了身,端起旁边的茶杯朝她身上泼了过去。

    “啊!”

    除了梁依依的尖叫声以外,还有众人的倒吸凉气的声音。

    宋清晚冰冷的目光停留在梁依依的身上,“抱歉,梁小姐,我这人度量小,觉得这样才能公平。”

    “宋靖语!我跟你没完!”

    这场聚会也因为梁依依而闹得鸡飞狗跳,大家都是不欢而散。

    车上时,晚香看着宋清晚的手背,心疼的不行,“夫人,等回去以后我们再换一次药,这药膏药性很好,你放心,不会留疤。”

    “嗯,回去后这件事情就不要和承颐说了,就说我是自己不小心烫的。”

    晚香心不甘情不愿,“夫人,那个梁小姐也实在是太过分了,我觉得应该让总长收拾一下她,免得她以后对你得寸进尺。”

    宋清晚疲惫的闭上眼睛,“按照我说的去做。”

    “是。”

    只是她忘了,除了晚香,这司机也是陆承颐的人,自然会把事情如实的告诉陆承颐。

    他在书房里听完司机的话,目光里有些凌睿,但是语气却戏谑的问,“她果真是这么做的?”

    “是,总长,当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毕竟梁小姐已经道歉了这放在明面上,哪怕是知道她故意的,也得退一步。”

    司机想起来,还不免心惊。

    “我倒觉得她做的很好。”

    陆承颐抿

    着唇,“你下去吧。”

    “是。”

    司机描述宋靖语泼茶的样子时,他的脑子几乎能够出现那个画面,竟然不自觉的笑了。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手背受伤的事情被陆承颐知道后,他特意找了洋医过来为她诊治,并且勒令不能让她手上留疤,一定要用最好的药。

    这一传出去,就是这总长十分在意他的老婆,这夫人可谓是万宠集于一身。

    而梁依依听说是被禁足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就连宋清晚都觉得,陆承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几乎天天回锦园,脸色温和不再复往日的冷峻,晚上也总会和她一起在后花园里坐上一会儿。

    这简直是让她受宠若惊。

    锦园的仆人都掩唇而笑,也是打从心底里为她感到高兴,熬了这么久也算是出头了。

    “夫人,有您的电话。”

    宋清晚合上书,到正厅去接过电话。

    话筒里传来宋靖柔的声音。

    “今天晚上回来吧,阿爸有事找你。”

    她微微蹙眉,“什么事?”

    “你回来就是了。”

    宋靖柔说完,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断了。

    宋清晚没有耽搁,立即让晚香备车,乘车到宋公馆。

    她一进家门,就感觉到气氛有些沉闷很压抑。

    宋鸿铭和宋靖柔也是一脸的凝重。

    “清晚,你回来了。”

    宋鸿铭看到宋清晚,立马换上了笑脸,陆承颐宠她的事情,他也是略有耳闻,此时自然是百般巴结。

    宋靖柔坐在一旁,眼睛里露出一丝不屑。

    再怎么受宠,也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

    “找我来到底什么事?”

    宋清晚没有给他们好脸色,而是直接进入了主题。

    宋鸿铭面露担忧,叹了口气道,“最近有人在追查你的下落,如果要是那个人再这么继续查下去的话,可能你的身份会败露,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要做好准备。”

    宋清晚心头一震。

    “还有人追查我的下落?”

    宋靖柔看到她这个反应,隐约心里感觉不对劲,“怎么?难道你知道是谁?”

    “我怎么会知道。”她忙矢口否认。

    宋靖柔看着她略微慌乱的脸色起了疑心。

    她突然想起那天陆景墨追问宋家有没有别的女儿的事情,她皱眉看向宋清晚,难道说陆景墨要找的人就是宋清晚?!

    不然又是哪里来的这么多巧合?

    “不管怎么说,你最近行事一定要小心,这边追查的人我会解决。”

    “爸,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就不用担心了。”

    宋靖柔转头朝宋清晚道,“不过我听说景墨最近似乎被派到北平那地方去,这一次回来受了伤,清晚,你最近看到景墨了吗?”

    宋清晚脑子一瞬空白,脱口而出的问道,“他受伤了?”

    她的所有反应都被宋靖柔看进眼里,心里又更加确定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