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32章 替他挡子弹
    陆承颐健硕的身躯再次呈现在她的眼前,宋清晚站在他的身后给他搓背,她手心也是发着烫的,生怕下一秒他又将她给拖进浴桶里和他做那事儿。

    “专心些。”

    磁性的嗓音将她拉回现实,宋清晚忙应了一声,甩了甩脑袋,敛了心神,认真的给他搓起了背来。

    陆承颐似乎是真的太累了,闭上了眼睛没再说话。

    身体一直靠着浴桶,似乎也没有那方面的兴致,宋清晚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直至上床睡觉时,她都没有机会把上学的事儿给说出来。

    夜色斑驳。

    她有心事儿,怎么也睡不着,只能假寐,过了好一会儿没什么成效。

    宋清晚实在是忍不住了,张了张口,想要跟他说上学的事儿,“陆”

    “睡觉!”

    话都还没说完呢,就被陆承颐给硬生生的打断了。

    就连他的声音里都透着疲惫,宋清晚被吓得也不敢动,不敢翻身,呼吸都特意控制的小了些,还是忍不住翻了个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窗外。

    “要是睡不着,可以做些别的事情。”

    耳侧传来男人沉沉的嗓音。

    宋清晚有些尴尬的笑,“能睡着,能睡着。”

    闭上眼睛后立即心里腹排这男人怎么好像什么都能看见似的!

    过了一小会儿,她似乎听到窗外传来了什么动静。

    宋清晚立马睁开了眼睛,还未起身,房间的门却突然被人踹开。

    同时,身旁的男人已经警觉的起了身,只是闯进来的人不给他们任何的反应时间,隔着些距离抬着枪指着陆承颐的方向。

    宋清晚看的一清二楚,脑子一瞬空白。

    “小心!”

    当那人扣动扳机的时候,宋清晚来不及多想,转身抱住了陆承颐,子弹砰地闷声的穿过她的身体,疼痛一下子传遍全身,她疼得手指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陆承颐的肩头。

    陆承颐的手摸到了她的血,手上黏糊糊的,黑暗中的眸里翻滚着滔天怒火。

    “宋靖语。”

    他叫了一声她的名字,语气里终于有些慌张,不再平静无波。

    楼梯上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你们去那边查看!”

    闯进来的人见势不妙,“快撤!”

    不过一瞬,闯进来的人立马就从房间里离开了。

    空气中恢复了静谧,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宋清晚被陆承颐紧紧的揽在怀里,她的血将素白的新式睡裙给染红了。

    她疼得脸色发白,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抓着他的肩膀,似乎这样,才能让她的疼痛减少一些。

    “你忍着些,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我是不是要死了?”

    宋清晚绝望的盯着陆承颐,嘴唇惨白发抖。

    她很害怕,怕她就这样死了,外婆没有人照顾,而她也就真的见不到陆景墨了。

    “不会的,你是我陆承颐的老婆,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让你死。”

    头顶上传来男人霸气的声音。

    她实在是太疼,没有办法再说一句话。

    陆承颐把人打横抱起,“宋靖语,你再撑一会儿,我们现在去医院!”

    赵副官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只看见外面躺着几具佣人的尸体,皆是脖颈间一道干净利落的刀口。

    “总长,你没事吧?”

    男人的俊眉死死的拧着,他控制着心里的怒气,“备车!去医院!”

    赵副官这才看见他怀里奄奄一息的女人,吓了一跳,“是!”

    车子一路疾驰,很快抵达了附近的医院,医院里的人纷纷让路。

    他们直接来到了急救室。

    赵副官把人交给了医生,“请你尽力。”

    医生怕得罪陆承颐,所以立马查看宋清晚的伤势,子弹穿过肩膀,流血不断,伤势这么严重,能救活的几率小之又小。

    “总,总长,夫人恐

    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牙齿还打着颤,生怕陆承颐直接将他在原地枪毙。

    话音刚落,冰冷的枪口立马就抵住了他的脑袋,陆承颐的嗓音里充斥着威严和怒意,“她必须活着,明白么?”

    “是是是。”

    医生不敢再耽搁,立马跟护士推着宋清晚进了急救室。

    赵副官便和陆承颐一同在外面等着。

    陆承颐笔挺的站着,但是眉间却是能看出来一些担忧的,毕竟那女人是因为替他挡了子弹,所以现在才会躺在医院里。

    赵副官有些忍不住道,“其实就算夫人真的救不回来了也没事,宋家还有一个女儿,总长不必太过担心了。”

    陆承颐淡淡道,“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替你安排。”

    赵副官自知说错了话,也不敢再多言。

    不过他提到了宋家的另一个女儿,这倒是让陆承颐微微蹙起了眉头,对赵副官道,“你去宋公馆,好好的查一查他家女儿的事情。”

    “是。”

    “还有,锦园已经不安全了,暗中布控防守,等鱼上钩。”

    “是。”

    当初遣散了士兵守卫是以为锦园足够隐蔽,他又想得个安生的静谧场所。

    只是没想到,危险那么快就来了。

    陆承颐点燃了雪茄,青烟缭绕中,他胸口的戾气才平息了些。

    过了好一会儿,医生走了出来,脸色苍白,一脸的密汗。

    “夫人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了。”

    听见这话,陆承颐的眉头才微微松了松。

    “不过”

    医生低着头,不敢直视陆承颐,他几乎能想到,要是惹得这位总长不快了,那么躺在病床上的人绝对就是他。

    “说!”

    被他吓得浑身一抖,医生忙不迭道,“夫人现在还在昏迷状态,还得观察一段时间。”

    “嗯。”

    陆承颐的火气不似刚才,这也让医生和赵副官松了一口气。

    “好好照顾她,如果她再有差池,那么你们的脑袋也别要了。”

    “是是是。”

    宋清晚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躺就是半个月。

    她醒过来的时候,晚香正在给她擦拭手臂,看到她睁开了眼睛,脸上一阵惊喜,语气还带着一些激动,“夫人,您终于醒了!”

    她头疼的厉害,本能的要坐直身体,却发现肩膀处疼的不行。

    晚香连忙扶着她,“您慢点。”

    “我睡了多久了?”

    “已经半个多月了。”

    宋清晚凝眉,竟然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了?

    晚香给她盖好了被子,“要是您再不醒,怕是总长又要去找医生闹了。”

    她隐约记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子弹穿过身体的疼痛感此刻还很真实。

    忍不住心头一凛,她心有余悸的想,早知道会差点没命的话,这个子弹她是绝对不会替陆承颐去挡的。

    “我去给倒杯水,您先好好休息。”

    “嗯。”

    她太久没有活动过,确实哪儿都不是那么舒服。

    等晚香离开以后,她适应了一下现在的身体状况,缓慢的下了床。

    她想出去吹吹风,晒晒太阳,却走出去一段距离后意外听到两个护士的对话。

    小护士叹息道,“真是可怜,年纪都这么大了还要受这种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

    “听说这是个大人物的亲戚?”

    小护士看了看周围,特意压低了音量,“就是那个陆总长的外公。”

    陆承颐的外公?

    宋清晚回忆了一下,想起陆承颐的眼睛似乎也是为了保护他外公才看不见的,只是没想到他外公居然会和自己一个医院。

    趁着两个小护士分道,她忙上前拦住其中一个女孩子,“你好,我想问一下,这个病房里面的人伤的情况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