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55章 半路截杀
    额头生疼。

    宋清晚下意识的抬手捂住额头,下一瞬只听见窗外的人突然吼叫了起来。

    似乎有什么穿过了车窗,震耳欲聋的同时,车窗玻璃碎了。

    这尖锐而又熟悉的声音让宋清晚顿时手足发凉,整个人都僵硬住。

    “杀人了!”

    “杀人了!”

    耳边传来尖叫声,街上的人群四分五散,奔命的逃离这个地方。

    她脸色惨白的往前看去,眼里充斥着恐惧,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一堆人拦住了车子。

    宋清晚听见有人冲着那群蒙着面的黑色工装的人下命令,“无论如何,把陆承颐给我抓起来!”

    她浑身一颤,原来是把她当成了陆承颐。

    “保护好夫人!”

    车上只有两个人,如此劣势,都已经自顾不暇了怎么来顾她?

    “您留在车上别下去!”

    司机和副驾驶座位上的人扭头对她嘱咐,不等她回应便直接开了车门冲了出去。

    对方的人大概是想活捉陆承颐,所以没有再对车上的人开枪,何况车上的两人都已经冲下车与他们做生死搏斗去了。

    宋清晚看着司机冲出去,想要叫住他们却也是来不及,司机身手矫健,也开枪击中了几人。

    只是好汉难敌四手,对方人多,他还未多走出几步,就被人对着他的心脏开了枪。

    惊天动地的尖叫清晰的传入耳中,红色的血液从他的身体飚出来溅到地上留下了痕迹。

    宋清晚亲眼看见这一幕,她想要尖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所有人惊慌的尖叫声似乎都被她自动的隔绝,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她只能听到倒在地上的人沉重的呼吸声。

    这样的声音放大了无数倍,然后传进她的耳朵里,让她浑身一颤。

    她直挺挺的扶着座椅,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地上尸体。

    他刚才还活着,只是现在却死了。

    男人的眼睛还没闭上,正对着她的方向,似乎是在与她四目相对。

    这样的场面与上次刺杀陆承颐的场面相比更为残忍血腥,宋清晚脑子和身体似乎都麻木了,失去了知觉,只能傻傻的坐在车上一动不动。

    她想,这一次真的是难逃一劫了。

    对方已经紧紧的将汽车围了起来,一步一步的朝她逼近。

    她苍白的嘴唇颤抖着,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掌心,温热的液体顺着手心流了出来。

    “上!”

    对方的头儿下令,不过一瞬,耳边又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枪响的声音。

    有另一方穿着军装的人及时赶来,阻拦了他们要包围汽车的动作。

    宋清晚一惊,移开目光,身体突然被人揽住,“傻坐在车上等死吗?!”

    男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意,同时也让她心头一震。

    宋清晚不可置信的抓着陆景墨的肩膀,大概是没有想到生死关头他会出现在这里。

    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里滚了出来,原本绝望无助的情况下却突然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温暖了一些,她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一言不发的咬着嘴唇。

    小小的身体抖得厉害。

    n

    bs   陆景墨皱着眉头,一手将她揽在自己的怀里,另一手举着枪对着对方还击。

    “不好!我们上当了!”

    对方见势不妙,立即想要逃跑。

    陆景墨立马沉声向下属吩咐,“全部抓住!一个不留!”

    说话的瞬间他分了神,而躺在他们脚边的一个男人突然猛地起身拿着刀朝宋清晚刺了过来。

    她的身体原本就已经软了,一切发生的又如此的快,她只得睁大了眼睛,等待死亡。

    只是刹那间,身体却被人强制性的换了一个方向,她睁大眸子看着陆景墨挡在自己的身前,手臂上被那人狠狠的刺进了刀子,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袖子。

    “闭上眼睛。”

    男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宋清晚乖乖的照做了,只听见耳边响了一记震天的枪声,还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闷声。

    “二少,全部解决了。”

    宋清晚这才睁开了眼睛,那具尸体就倒在她的脚边,她惊恐的往后跌了一步,重心不稳而又被陆景墨拉住。

    两个人的动作都有些越距了。

    宋清晚终于想起自己的身份立场,动作有些僵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往旁边挪了一些步子,特意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陆景墨似乎并不在意,他的亲信上前跟他耳语了一番,只见他的眉头蹙的深了些。

    等过了一会儿,他转头看向宋清晚,“我派人护送你回去。”

    她十指交错在一起,脸色依旧惨白无血。

    “嗯。”

    宋清晚上车前停住了步子,回身朝他看过去,“你手上的伤需要尽快处理,救命之恩,有机会再还。”

    陆景墨看着她的眉眼,心中情绪复杂,只是面上却只是爽朗一笑,“你是我大嫂,救你是应该的。”

    这话让她没有办法接,眉眼不禁泛起苦笑,然后上车扬长而去。

    赵副官步履匆匆,黑色军靴踩在打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他紧蹙着眉头到病房里跟陆承颐把刚才所发生的情况说了一遍。

    陆承颐立即起身,“外公,我这边有些事情急需处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好,带上靖语一块来。”

    陆承颐点了头,立即走出病房。

    “查到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从对方的枪支弹药来看,并不属于我们南平的军队,所以具体的身份也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赵副官大胆猜测,“最近新泽的人对我们一直虎视眈眈,也许就是陈凯派来的人刺杀您,想要一举拿下南平。”

    陆承颐英朗的眉目蕴了层冷意,仿佛寒冬已至。

    “他们倒是异想天开,我陆承颐的命当真那么好拿?”

    “既然是派人过来的,那么一定还有其他人留在南平,两天时间,在南平查到他们的老窝,给我一锅端了。”

    “是!”

    “不过好在您早有对策,想到今日利用夫人将人引了出来,倒是二少突然出现有些让人出乎意料。”

    陆承颐面无表情,“这对我们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如果陆景墨和陈凯直接对上了,那我们也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便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