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95章 变了一个人
    晚香秀气的脸颊腾的一下就红了,连说话都说的磕磕绊绊的了,“没,没有的事,夫人你想多了。”

    宋清晚看她慌张的样子,就知道赵副官和她的事情多少是有些眉目的。

    她打趣道,“晚香,赵副官年纪比你大几岁?”

    晚香脸色红的像是虾子一般,她不敢看宋清晚的眼睛,声音如蚊呐一般,“我不知道。”

    晚香这样,才应该是她原有的样子,提到喜欢的人脸红心跳,让人觉得鲜活。

    宋清晚难免觉得欣慰,起初她也没有想到要给晚香寻一个好人家,眼下看来,若是她和赵副官能够郎有情妾有意,是一件喜事。

    “晚香,在这乱世中,若是有肩膀能够靠,那你要记得,不要错过这机会,要用尽全力抓住他,这是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明白吗?”

    她说的简单明白,可真做起来,却又难了。

    晚香似懂非懂的点了头,宋清晚笑了笑,不再提这件事情,感情上的事,没有人能勉强的了,最好是顺其自然。

    晚香脸上红晕逐渐褪去,想起刚才陆景墨阴沉的面庞难免觉得后怕,“夫人,二少爷为什么会和你过不去?”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二少爷。”

    提起陆景墨,宋清晚脸色开始有些苍白。

    她想起陆景墨最后的那句话,要拿平安福,就去找他。

    他现在就是已经笃定她是宋清晚了,就算和他解释,也只是浪费口舌,她要如何才能让陆景墨信服,她是宋靖语,而不是宋清晚?

    想不到任何的办法。

    她有些头疼的扶了扶额。

    “只是因为几句口舌,关于我妹妹的事情。”

    她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晚香。

    晚香识趣的不再多问,晚上陆承颐归来,果然没有提起陆景墨的事情,可见是赵副官隐瞒了。

    她松了一口气,把药抬到他的面前。

    “赵副官今日从你店铺面前经过,说你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他接过碗的同时问她。

    “嗯,再过几日,便可剪彩开张了。”

    陆承颐仰头一口气将药给喝完,一贯的苦涩他也没有习惯,双眉微微蹙着。

    他突然伸手,似乎是问她要什么东西。

    宋清晚愣了愣,“什么?”

    “蜜饯。”

    她一怔,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谁能想从枪林弹雨中横穿的男人却怕这药苦?

    “我这就去给您拿。”她笑,转身离去。

    陆承颐蹙着的眉头松了,心间有些恼意,刚才这丫头是在笑他?

    宋清晚返身回来,将蜜饯递给了他。

    男人却存了心要作弄她,便依旧抬着手。

    宋清晚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怎么了?”

    “喂我。”他提出要求。

    宋清晚的脸迅速涨红,跟他一起这么久了,可她还是不习惯他的挑逗。

    “你”

    “这话我可不说第二个遍。”

    宋清晚心中叹气,认命的接过蜜饯,然后上前两步把蜜饯喂到他的嘴巴里,她以为这样就完了的时候,腰间却突然被男人的大手给掌住。

    她一懵

    ,和那双漆黑的眸子对视上,她知道他看不见,可还是止不住的慌张。

    她现在的姿势几乎是坐在他的腿上的。

    宋清晚心跳的厉害,几乎让她感觉到有些窒息,她的手僵硬的落在身侧,不知该放在何处。

    尽管她不是不经情事的女孩,可是此刻她依旧不知所措。

    陆承颐感觉得到,她的呼吸乱了。

    不知为何,他很想能够看清楚那张慌张无措的脸庞此刻会有多局促。

    很想看一看那张总爱哭的脸,氤氲的眸子是如何的。

    他想他的眼睛尽快的好起来,这是陆承颐第一次眼睛失明以后第一次渴望自己的眼睛能够尽快恢复。

    宋清晚直挺挺的坐在他的腿上,不敢乱动也不敢说话,只是心似乎快要从胸腔里跳了出来。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陆承颐突然将头靠在她的颈窝上,温热的呼吸在她的颈侧蔓延着。

    宋清晚闭了闭眼,想推开可是又不敢。

    沉默了太久,那温热的气息撩拨着她,她没有办法去装作感受不到,脑子里一直在想自己该说点什么来打破这暧昧的气氛。

    “今天赵副官说,江北那边似乎并不太平。”

    她这话题找的并不太适当。

    所以陆承颐根本就没有回答她,而是抬头,他的吻突然就落在了她的颈侧。

    “陆”

    “嘘。”

    陆承颐猝不及防的温柔攻势完全让宋清晚功亏一篑,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身上。

    他的手摩挲在她的腰间,另外一只手从她的旗袍边游走了进去。

    宋清晚气息有些不稳,他的手法过于撩拨,她不一会儿便已投降,脑子也都是懵的。

    直到她被男人抱上了床后她才睁开了眼睛,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天的陆承颐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做完了之后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睡去,而是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宋清晚身体疲惫,同时又有些受宠若惊。

    这实在是太不像陆承颐的做事风格了。

    “外公说你送了他一幅画。”

    她有些诧异的偏头,在黑暗中只能看到他如刀削般的侧脸轮廓。

    “嗯。”

    “你很久没有回娘家了,这两天回去一趟吧。”

    她没有想到陆承颐的话会突然拐到这个上面来,秀美紧蹙,“这段时间店铺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做,我就先不回去了。”

    “是不能回去,还是不想回去?”

    “什么?”

    陆承颐话里带笑,“无事。”

    他的话说的不明不白,反而让宋清晚困惑。

    “明天我要和赵副官去姑苏一趟,有什么事情你便让老陈去办,店铺的事情也不需要事事操劳。”

    这是陆承颐第一次出门前与她交代这么多话,仿佛就是平常夫妻间,丈夫出门前对妻子的叮咛。

    “好,我知道了。”

    她极少听到他这样温柔的语气,最后还是加了一句,“注意安全。”

    宋清晚知道,眼下并不太平,她也知道,陆承颐处在这个位置,一定有很多人想要取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