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109章 四面楚歌
    陆承颐的到来,就像是一颗石头扔进了平静的湖面里,激荡起了水花,打破了这份平静。

    宋清晚的心一直紧紧提着。

    所有人都排好了队站在学校的操场上,身边不少女孩子气氛活跃,议论纷纷,“校长竟然能把总长给请来,真是厉害啊。”

    “就是,而且听说总长十分的英俊,让那个梁家的千金梁依依都对他付出一片痴心呢,传闻他雷厉风行,当初凭一己之力攻下这南平,一举拿下最好地势的江北以及姑苏。”

    说起陆承颐的丰功伟绩,小姑娘激动的情绪难以掩饰,继而神秘道,“你们知道袁总统是怎么评价陆承颐的么?”

    “什么?”

    “百年难出一个陆承颐!”

    百年难出一个陆承颐?宋清晚内心感叹,这个评价已经极高,原来陆承颐这么受欢迎,她脸色平静的听着她们的话。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另外一个女孩子接过了话头,她有意的往宋清晚这个方向瞥了一眼,“陆总长可不是校长请来的,而是校长托依依去请的,说到底还不是依依的分量重,面子大么?”

    “就是就是。”

    “大家安静一下。”校长乐呵呵的上台讲了几句致辞,然后隆重的请出了陆承颐。

    宋清晚最先看到的是赵副官,然后是陆承颐。

    和往日一样,他穿了军装出席,标杆笔挺的身材让底下的小姑娘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许是军装加持的缘故,所以他身上冷清的气息越发的重,莫名的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来。

    不过却也掩不住他的意气风发。

    陆承颐五官分明如雕刻般,有棱有角的侧脸让人脸红心跳。

    宋清晚突然想到昨天晚上他看着自己肩膀上疤痕的样子,那双眼睛,就像是四月里的烛火,要将她烧干殆尽一般。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至于陆承颐在台上说了什么,她并未专心的听。

    台上的陆承颐脸色并不柔和,他锐利的目光落在了台下正在发呆的宋清晚身上。

    若不是因她,他也不会来这里,当时梁依依来请他演讲,他也想给宋靖语一个惊喜,不过看起来,某女人似乎并不领情。

    简单的说了几句,陆承颐便下了台,剩下的事情交给了赵副官。

    校长忙迎上去,命人搬了椅子给他入座。

    陆承颐坐在太师椅上,目光深沉的盯着宋清晚。

    “感谢总长能大驾光临,今日所讲,学生们一定受益匪浅。”

    他抿唇,“校长过奖了,这些学生必定要好好栽培,将来也是为国所用,前途无量的。”

    “是是是。”

    台上的话筒声音突然掺杂了声音,刺耳的话筒声扬出,底下的学生纷纷捂住了耳朵。

    “怎么回事?”

    校长一惊,忙安排人去检查话筒。

    只是他的人才走出几步,突然响起了尖锐的枪声,陆承颐反应极快,他双眉紧拧,立马起身,从腰间拔出了手枪。

    旁边有人拿刀朝他

    刺了过来,也被他极快的夺过,并用了巧力将对方的匕首夺了过来,然后往那人的脖子上一抹,殷红的血液洒落在地。

    而他的身上不沾一滴血。

    只是短短几秒的时间,陆承颐漂亮的手法让另一个举刀的人打了退堂鼓。

    陆承颐眉间锐利,一脚朝他踹去,同样的手法施展在他的身上,很快他就闭上了眼睛。

    学校的尖叫声和枪击声混乱在一起,所有人四处逃窜,宋清晚看到有人倒下,台上的赵副官也与其他几个穿学生服装的人纠缠在一起。

    她极快的反应过来,有人混入了学校要刺杀陆承颐!

    宋清晚下意识的想要去看陆承颐有没有出事,但是此刻另外一只手却突然抓住了她。

    “知烟?”

    “清晚,快!这是个最好的时机,你快走!”

    沈知烟抓着她的手微微颤抖,可见她是害怕的,但是这个时候她却还能想到要帮她逃出去,宋清晚心头漫过一阵感动。

    “知烟,你先走,我去看看陆承颐!”

    也许是相处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也许是他护了她几次,所以心里放心不下,她想确定他平安无事。

    “陆承颐有人保护,他不会有事的,清晚,你现在离开,如果陆承颐找不到你,那么大家都会觉得你是死在了这里,若是错过这个机会,你就来不及了!”

    这话仿佛击中了她的内心,宋清晚咬着牙回头去看陆承颐刚才的方向,可是什么都看不到。

    “快走啊!”

    宋清晚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她从沈知烟手里挣脱开,“你先走,我回去拿点东西!”

    沈知烟已经快急死了,“清晚!”

    她想追上去,但是被跑过来的人给挤到了另一个方向去。

    宋清晚用尽全身力气才回到教室,她迅速的将书包带上,那里面有她的心血,还有外婆留给她的镯子,她不能扔下。

    她带好书包,刚要起身,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快,看看陆承颐是不是在里面!”

    糟糕,她是碰上了那帮人了!

    宋清晚紧张到摒住呼吸,全身一下子绷紧,好在她及时躲在了讲台下面,这才避免了和那帮刺杀的人正面碰见。

    “去这间教室找一找!”

    脚步声从她的面前经过,宋清晚背脊立即出了一身冷汗,她手指甲紧紧的掐在手掌心,企图让自己镇定下来,只是额间的冷汗珠子也是一层一层的沁出来。

    “讲台那边去看一看。”

    她紧张的心跳声,在静的诡谲的气氛下,异常清晰。

    每当脚步声靠近她一步,她的指甲陷入掌心就更深一些。

    那个人已经到了她躲着的讲台旁边,宋清晚实在是承受不住,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可就是这一动作让书包里的手镯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她心头一惊,完了!

    “什么人!”

    宋清晚不知所措的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下一瞬,却有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她听见有人闷声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