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112章 局势反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宋清晚身体动弹不得,头顶上的太阳越来越大,她的脸也被晒得红彤彤的,不知是紧张还是天气炎热的原因,她额上的汗珠子也越来越多。

    铁木的耐心有些被耗尽了,他手掌心里渗出来的汗沾染了枪,他把枪换了一个方向,站起身来眺望着远处。

    他心想,“难道陆承颐就这样放弃他的女人了?”

    其他的兄弟早就被太阳晒得汗流浃背,不由一众的烦躁了起来,“铁哥,我看那陆承颐是不会来了!我看着娘们长得也挺惹人疼的,不如我们直接把她带回去当个压寨夫人得了!”

    听到这句话,宋清晚还是害怕的,上官晟给她带来的噩梦至今她都没有完全的消化,不过是将那些不堪压在了心底。

    她手心里的汗越来越密集。

    “闭嘴!”

    话才落音,站在前面一点的光头突然道,“铁哥,前面好像有人来了!”

    “是陆承颐!”

    他来了?

    宋清晚的心跟着提了起来,她努力的要往下看,可是被茂密的草丛给挡住了,什么也看不见。

    “所有人!戒备!”铁木下了命令后,立即走到了宋清晚的身旁,他将她一把拽起,冰冷的枪口抵住了她的太阳穴。

    他对着下面的人喊话,“陆承颐!你上来!”

    下面传来一些声响,过了一会儿,那高俊的男人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只是他身上清贵的气息不减。

    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可是那种目中无人的气势还是让铁木紧紧的皱着眉,他不禁怀疑陆承颐是否留有了后招。

    下意识的往他身后看了一眼,确实只有他一个人。

    宋清晚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

    同时陆承颐看向宋清晚,见她被人用枪抵着,眉间染了一层愠怒,声音微沉,眸光轻转,看向了铁木,“我人已经站在这里了,放人。”

    “陆总长,别着急啊,我们得先确定你确实没有带人过来。”

    “恐怕在这之前,得委屈你了。”铁木冷笑了一下,朝他身旁的那个光头男丢了个眼神,光头男立马拿出了绳子,朝他走了过去。

    “什么意思?”

    “你要的是贵夫人的安全,我们要的只是你,所以你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们立马放了夫人。”

    宋清晚紧紧咬着唇,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快要跳出来了,陆承颐一直是个很冷清的人,何况这关乎他的生死,关乎这南平的安危,她认为他会有明智的选择,所以她一直不觉抱有希望他会来。

    直到他出现,她不敢相信,可是内心还是软了一下,甚至漫过一丝感动。

    而此刻,他举起了双手,任由人将他捆绑起来,犹如刀俎上的鱼肉。

    是她令他陷入了如此的困境,宋清晚摇头,“陆承颐!不要!”

    陆承颐没有看他,整个人依旧从容不迫。

    可是宋清晚知道,那帮人如果抓到了他会怎样对他,不仅仅只是要一条命这么简单,她急的眼泪掉下来。

    铁木原本对宋清晚就有一些不忍,所以此刻任务完成,他对她也就不再刁难,命

    人给她松绑。

    “铁哥,这女人我们可以带回去给兄弟们”

    他污秽的话语还没有说完被铁木冷着脸给打断,“放人!”

    “宋小姐,我也不为难你,你走吧!”

    宋清晚的眸光还落在陆承颐的身上,他的脸色依旧冷漠,“离开这里。”

    就连这句话都如此的漠然。

    宋清晚一个姿势保持了许久,所以此刻脚下有些虚浮,她跌了一下步子,朝陆承颐的方向走了过去。

    有人要拦,可是铁木看她手无寸铁,所以便止住了他们的动作。

    “既是将死之人了,便给他们一点时间吧。”

    她凝着他的眉眼许久,才颤着音问,“你知道你被他们带走,你的下场会是怎样吗?”

    陆承颐眼角漠然,“我若死了,你可以另嫁他人。”

    这句话原本是令她无关痛痒的,可是此刻宋清晚却觉得心间颤了一下,酸涩不已,仿佛有一盆冷水从她头顶浇了下来。

    她不能细想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受。

    陆承颐能轻飘飘的说出这话,是因为他心里的那个人不是她。

    宋清晚小声的啜泣出来,她突然上前抱住了他,身边的人以为她舍不得自己的丈夫,所以也只是冷笑看戏,放松了警惕。

    “我回去会照顾好外公,会帮你打理好锦园”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哽咽的声音让人听着心酸,也确实演出了一个生死临别之妻该有的悲恸。

    而此时,宋清晚已将袖子里的匕首抽了出来握在手里将捆着他双手的绳子给切断了。

    陆承颐不动声色,同时接过她递过来的匕首。

    宋清晚其实很害怕,但是她想要赌一赌。

    “道别完了吧?可以了吧?”

    铁木开始不耐烦了,他上前要拨开宋清晚,谁知刹那间陆承颐身影刹那间已到了他的身前,他的动作快到没有人反应过来。

    顷刻间,冰冷的匕首已抵在了他的喉咙处,只要轻轻一划,将结束他的生命。

    所有人的枪口纷纷对准了他们。

    铁木的脸色瞬间煞白了下来,不过须臾,局势已经逆转!

    “让你的人离开这里。”

    没有人不怕死,铁木也不例外,更何况陆承颐心狠手辣,他立即下了命令,“听他的!”

    所有举着枪的人逐步往后退。

    宋清晚的心突突的跳着,明明是在烈日底下,她却觉得如同置身于冰窖中,也许是在这样危险的境地,所以对陆承颐的依赖心更重了些。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害怕,陆承颐道,“跟着我。”

    她点了点头。

    气氛越来越紧张,哪怕陆承颐再厉害,但毕竟还是面对着五六杆枪。

    宋清晚突然踩空了一个草堆,好在她反应很快,抓住了旁边的树枝,只是脚是被崴了。

    “宋靖语!”

    陆承颐一下子分了心,立马朝她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