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146章 谁也不准给她请医生
    赵副官手上仍拿着衣服,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看这样子,陆景墨一定和宋靖语是有什么瓜葛的,哪怕没有,经过今夜之事,陆承颐也不会再信任二夫人。

    此时的宋靖语,只怕雪上加霜。

    红兮将这一幕看完,悄然离去。

    袁书瑶已经在新房里等了陆承颐许久,可是左顾右盼,却始终等不来他。

    从刚开始的欣喜,再到焦灼,然后逐步的等到心灰意冷。

    直到有人推开了门。

    那一瞬间,所有的情绪还是转换成了惊喜,只是看到来人是红兮时,她明显的失落了。

    身子一跌,便又轻轻的坐回了床上。

    “夫人。”红兮悄悄的俯着身体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她说了一遍。

    原本嫣红的俏脸此刻多了几分狠厉,脸色也逐渐白了下来。

    这是第一次,陆承颐为了一个女人,让她陷入这样的难堪。

    新娘始终等不来自己的新郎,这不是让所有人轻视她,看她的笑话么?

    袁书瑶紧紧的捏着手指,默了一会儿道,“走,去二夫人那里看看!”

    红兮心里自然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但是身为她的贴身丫鬟,她又不得不提醒,“夫人,今天是您的大喜之日,怎可自己出这新房去那女人那里?”

    袁书瑶冷冷一笑,仰头看她,“你认为,现在我还在乎这些规矩么?”

    红兮微微颔首,“是。”

    另一边,宋清晚前脚才刚落,陆承颐后脚便到了。

    晚香才刚扶她坐下,看到陆承颐又是心头一惊。

    “总长。”

    陆承颐却并没有再往里走,他站在门口,望着宋清晚,看她浑身湿漉漉的,似乎冷的很,所以她还在打着颤。

    脑海却不自禁的浮出她被陆景墨抱在怀里的模样。

    仅有的那丝怜惜也顿时就没有了。

    感受到他散发出来的怒意,宋清晚想将晚香支开。

    “怕什么?”陆承颐往前走了几步,到她面前,盯着她苍白的脸,“宋靖语,你以前说你和陆景墨没什么,那今夜又怎么解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和我的好弟弟卿卿我我,真是给我长脸啊!”

    他语气沉的让晚香立马跪在地上,“总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闭嘴。”

    陆承颐长手往前,一把抓住了宋靖语的脖子。

    “你若是真的想死,那我现在就成全你。”

    这是第几次在他手中如此的弱小,连命也要失去了?

    宋清晚已经记不得了。

    她原本就被冻的没有一点力气,此时除了咳嗽,什么也做不了。

    陆承颐的目光如同一把尖刀子,几乎是要将她凌迟。

    孩子已经没有了,还有什么希望?

    她现在这样,若是真的死了,也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宋清晚仅剩的一点求生欲望也逐渐没了。

    “你杀了我吧。”此时的宋清晚,没了生气,眸中尽显绝望,“你杀了我的孩子,多我一个也不多。”

    她双手垂下,大有一种任由他杀了自己的架势。

    宋清晚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这一次,没有求饶,也没有眼泪。

    这桀骜的姿态更是刺激了陆承颐,是她背叛了他,可现在竟然一副求死的模样?

    “到底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你和陆景墨不能在一起?”此时的陆承颐,已经有些钻牛角尖了。

    宋清晚连多余的解释都不肯。

    他怒极反笑,“好,我成全你。”

    男人力道增了几分,手上青筋暴现。

    晚香跪在地上,哭喊着求陆承颐放手。

    “夫人真的不行了,总长,您快放手啊!”

    隔着不远的距离,袁书瑶听到了院里传来的哭喊声,秀眉一蹙,她加快了步伐。

    “夫人”红兮忙追了上去。

    袁书瑶到荷韵阁,便看到了这一幕。

    陆承颐整个人身上迸发出来的强烈杀意竟然是如此的恐怖和绝情。

    她一惊,上前去抓住了陆承颐,“承颐,你做什么?!”

    听到袁书瑶的声音,他蹙了蹙眉,“你怎么来了?”

    “她真的快被你掐死了,你先松开她!”

    袁书瑶虽说是被宠惯了的千金小姐,但到底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又事关人命,她也就暂时忘记了和宋清晚之间的恩怨。

    红兮在一旁不甘,心中暗衬,这女人要是能今夜死在这里才大快人心呢!

    只可惜,没有人能看到她无辜面孔后的蛇蝎心肠。

    陆承颐松开钳制她的手,将她狠狠摔在桌子旁。

    宋清晚失去了重心,头撞到了桌子边,圆桌上的茶壶叮叮当当的摔落下桌。

    “今天是我和书瑶大喜的日子,我不想脏了手。”陆承颐冷冷的瞧着她,薄唇中吐出冷漠的话语,“从今天起,你就给我待在这里,哪里都不准去,如果让我发现你出了这道门,那我就打断你的腿。”

    这样狠绝的话,他也能说出来!

    宋清晚已经失去了理智,这样的时刻,她竟还是笑出声来。

    她晃晃悠悠的站直了身体,直视着他,“你杀了我吧,我不需要你们可怜!”

    晚香哭肿了眼,扶着她,“您别再胡说了。”

    奇怪的是,这一次陆承颐并没有被她激怒。

    他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你不怕死,那晚香呢?晚香的死活你也不在意了?”

    这男人竟然用晚香来威胁她!

    宋清晚的气势顿时就没了,她现在还有什么可以来跟这个男人讲条件的?

    袁书瑶心中病没有因为陆承颐此时对宋清晚发怒而感到高兴半分,尤其是他要杀了宋清晚,这让她感觉到务无比的惊讶。

    只是因为她和陆景墨之间有了沾染,所以他才会如此生气吗?

    袁书瑶不想往深处想,她挽住了陆承颐的手,“走吧。”

    她对宋清晚没有半分同情,刚才救她,也仅仅是出于人的本性之善罢了。

    陆承颐看到袁书瑶穿这么少,自然是心疼的,将她打横抱起,走到门口时,又嘱咐,“谁也不准给她请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