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175章 霸王别姬
    “这是我的朋友,待会儿为里面的客人表演助兴的。”

    陈正伯脸色不耐,“现在可以进去了?”

    那两个保卫也不敢再多问什么了。

    “陈少,您请进。”

    此时的陈正伯倒真像是这里的贵公子,和她所看到的一面完全不符。

    等进了内场以后,宋清晚才问他,“你刚才说的别的身份就是这个?”

    “嗯。”陈正伯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宋清晚也就没有再多问。

    陈正伯带着她从侧面进入,并将她安排到了后台去。

    “你在这里等我,等陆承颐安全离开,我会来接你。”

    她点头,十分郑重的道,“万事小心。”

    陈正伯冲她一笑,“大可放心。”

    她的心一直是紧紧提着的,不敢放下半分。

    宋清晚站在后台,可以看清场内的人,可是却没有看见陆承颐的身影。

    只看到陈正伯入了场,他朝中间一位男人走过去,“表哥,许久不见了。”

    此时的陈正伯和这里倒是融入,没有一点突兀。

    那人应该就是陈凯了。

    “哟,正伯,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表哥不是教导我,男儿要完成自己的抱负,就必须要为国家效力吗?今日我来,任由表哥差遣。”

    看到陈正伯的出现,陈凯似乎很高兴,眉眼里都是欣慰,“想开了就好,你留美回来,是该好好的为国家效力,不然你的才华不就全都浪费了么。”

    陈正伯无谓一笑,“正是。”

    “今日我们要会见一个大人物,你且一旁听着,多学习学习。”

    “好。”

    宋清晚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将他拖到这样的场合来,让他为难。

    陈正伯稳当入了座,眼梢掠过后台,虽看不见她的脸,却看到那双眼睛却有些担忧的注视着他。

    陈正伯浅笑,旋即转移了视线。

    宋清晚手指无意识的紧紧搓在一起,她的食指掐着自己的大拇指,让自己冷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

    那人终于出现,他今日穿了一身藏蓝色的军装,外披了一件披风,进了内场,陆承颐便将披风解下,交给了自己的人。

    他英挺的五官散发出凌厉的气势,尽管如此,还是引来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这个英俊的男人身上隐隐透着致命的魅力。

    宋清晚在后台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心仿佛是被谁揪住了一样。

    “陆总长,可算是等到你了!”

    陈凯站起身,爽朗一笑,“请坐。”

    陆承颐的位置就正好对着宋清晚的方向,他回以一笑,“今日我来,陈帅应该知道我的目的吧。”

    “哎,不急。”陈凯摆手,“今日你刚到,我特意给你接风洗尘,国家大事我们不谈,先暂且放一旁。”

    “纤纤,还愣着作甚?”

    话音一落。

    突然一个窈窕女子风情万种的朝他走了过来,似乎是陈凯的人。

    “陆总长,这杯茶,我敬你。”

    这可是新泽清楼里的招牌美人,赵纤纤,也是陈凯的枕边红人。

    柔弱无骨的手端着茶杯到他面前,身上的香味浓的有些让人不舒服。

    不过陆承颐却没有表现出半分不适应,眉眼里尽是露出轻佻,“多谢纤纤小姐,是承颐的荣幸。”

    赵纤纤手帕掩唇一笑,媚的入了骨,直叫在场的男人心痒痒。

    “得美人一笑,还有何求?”

    陆承颐笑说,一边从她手上接过茶杯,骨节分明的手指像是不经意的从她的手背滑过,像极了调情。

    赵纤纤心头一动,白俏的脸上居然染了几分红晕,连目光也不敢去直视他了。

    这赵纤纤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如今却一眼栽在了这传闻中狠辣,眼见却叫人丢了魂的男人身上。

    仿佛是未经情事的少女一般羞涩。

    宋清晚将他二人的互动看的一清二楚,心间一股酸意上来,还亏得她巴巴的担心他的安危,非要拽着陈正伯来这欢一阁,此刻看来,他倒是享受的很。

    “哈哈。”陈凯大笑,“难得纤纤还有这么少女的一面。”

    “大帅,您说什么呢。”

    赵纤纤娇嗔道,一边优雅的退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陆承颐抿着唇,也不说话。

    “我今日特意备了节目,陆总长可要赏个脸面啊。”

    “当然。”

    不一会儿,后台的演员都上了台,唱起了戏来。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挑了汉营中数员上将,纵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传将令休出兵各归营帐。”

    这唱的是霸王别姬,唱腔凄凉婉转,让人听了不禁情绪有几分低落,仿佛也融入了戏台上的场景里。

    果然,等戏落了幕,陈凯仿佛感慨一般道,“就连项羽这样的人物最后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叫人心感苦楚啊。”

    陈凯特意选了这个戏,必定是有别层含义。

    他是想借项羽来提醒陆承颐,就连那样一个英雄,最后也不过落得自刎的下场,又何况是他陆承颐。

    陆承颐敷衍一笑,抿了一口茶,也不搭他的话。

    见他没有答话的意思,陈凯这才进入了正题。

    “陆总长,今日肯来这新泽见我,着实让我意外,让我猜一猜,你是想跟我谈合作?”

    “是。”

    “陆总长想如何合作呢?”

    “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这话让陈正伯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陆承颐竟然能有这样的想法。

    陈凯装傻,“你说的这话我可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在和东洋人合作,最后的下场,你知道会是什么?”

    陈凯深邃的墨色眸子里淌出吞噬般的森寒之气,若不是加藤贵和嘱咐他不能动陆承颐,那么他现在大可杀了这男人!

    “陆总长既提到这事,确实,今夜还有一位贵宾要见你。”

    陈正伯玩着手里的茶杯,一直默默观察现下的局势。

    “陆总长,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