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196章 爷就是出尔反尔了
    赵副官大步离开以后,晚香低下头微微咬唇,似乎是因为自己被冷落,竟然眼眶一红。

    宋清晚用手肘碰了碰她,“傻丫头,既然这么在乎他,就应该让他知道,赵副官是个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

    晚香偏过头,将眼泪忍了回去,“可是我不值得。”

    宋清晚扶正她的肩膀让她正视自己,“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你值得,有的人一旦错过了,就是一辈子,所以你一定要抓住机会,明白么?”

    晚香有些犹豫。

    “快去。”

    宋清晚直接将她推出去,有了她的鼓励,晚香心头一动,她抬头冲她一笑,“夫人,谢谢你。”

    说完,她便朝外跑去。

    她心里有些安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从她这个角度看来,她很清楚,赵副官和晚香是彼此喜欢的,只是有了些误会而已。

    宋清晚站在门口,脚下有些沉重,想要进去看看他,丹最终又还是转了身。

    走到院子里,夜风迎面吹来,她打了个喷嚏,走出几步,却看着晚香又跑了回来。

    眼眶较之刚才,更是红了许多。

    “怎么了?”

    “没事。”

    晚香哽咽着声音,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眶,勉强对她一笑,“夫人,我先进去给你铺床。”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跑了。

    “晚香”

    回过头,赵副官也是脸色不大好的走了进来。

    她皱了皱眉,拦住了他的去路,“你和晚香说了什么?”

    “夫人。”

    这是她第一次看赵副官如此认真地样子,不禁一愣,挑了挑眉,以示他继续说下去。

    “我和晚香不合适,我现在也没有心思浪费在儿女情长上面,我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护好总长。”

    他的话说的很坚决。

    宋清晚几乎能想到晚香好不用意鼓足的勇气被他这些冷酷而冷漠的话给击溃的模样。

    她突然有些生气。

    “那晚香呢?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难当初又为什么要去招惹她?”

    赵副官移开目光,看向了远处,眼神里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晚香有她自己的顾忌,如果当初她答应了嫁给我的话,我会好好待她,只是现在,已经错过了那时机。”

    宋清晚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

    她皱紧了眉头,“那你一开始就不应该招惹她。”

    说完,她转过身,心中有一种很闷的感觉,似乎是为自己,又似乎是为了晚香。

    房间的灯是亮着的,她走到门口,刚抬手想推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很小的啜泣声。

    那声音哭的很隐忍。

    这种感觉,她感同身受,心里叹了口气,才将门给推开。

    晚香见她回来,慌乱的将脸上的泪珠给擦干净,“夫人,我很快,很快就收好了,你再等一下。”

    她背过身去,害怕宋清晚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宋清晚心疼,她走到她面前,温柔道,“晚香,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开心。”

    nb

    s   晚香拉着被子的手在发抖,她收敛了情绪,才转过身去面对她,“我没”

    下一个字没有说出口,突然就忍不住崩溃哭出声来。

    宋清晚心里不好受,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抱着她。

    晚香肩膀颤抖着,终于小声的哭出声来,她声音都是颤抖的,“夫人,我只是不明白”

    “当初是他说要娶我的,为什么短短一段时间,他就能反悔,收回他的话了,我真的不懂。”

    晚香哭的断断续续的,声音颤的让人心疼,宋清晚想开口安慰她,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是欣慰晚香还能这样放纵自己哭出来,也仿佛是将她心里的苦楚一起哭出来了一般。

    “傻丫头,人生还长,你的良人不是他,若是他,他不会舍得你这样难过。”

    也不知道晚香听没听进去,只是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

    后半夜晚香终于睡过去,宋清晚将她被子盖好,随手拿了一件披肩,便出了房间。

    夜深风凉,可是好像她也已经麻木了,不知不觉竟走到了陆承颐所在的房间门口来。

    里面的灯还亮着,她知道袁书瑶守在他身边,所以便没有那么担心。

    剩下的也只有悲凉。

    三个人不对等关系也该结束了,等打探到外婆的下落,她就结束这一切,去费城和外婆生活在一起。

    想着想着她竟然就在院子里坐了一夜,天蒙蒙亮时,红兮抬着水盆要进房间去,被宋清晚拦住。

    “总长怎么样了?”

    “哟,是二夫人啊。”红兮嘲讽一笑,“您也不至于这一大早的就守在这里吧,怎么,想讨总长欢心?”

    宋清晚懒得理她。

    “红兮。”

    房间里传出袁书瑶的声音,“让她进来。”

    红兮有些不屑的瞪了她一眼,“是。”

    宋清晚想亲眼看看他怎么样了,顾不上将要面对什么,推门而入。

    陆承颐还躺在床上,脸色不再似之前那样惨白,看起来高烧已经退了。

    她当下就松了一口气。

    袁书瑶起身,走到她身边,微微侧身瞧着她,“宋靖语,我给你个机会,你自己跟他提出和离吧,不要让自己难堪。”

    陆承颐睁开眼睛的时候,宋清晚就站在床边,静静凝视着他。

    他坐起身来,对上她的目光,然后打量了一下四周,确认自己在锦园后才靠在床头,问她,“傻站在那里做什么?”

    陆承颐下意识的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宋清晚没有走过去。

    “感觉怎么样?”

    “过来。”

    这一次他的命令有些强势,宋清晚抿了抿唇,道,“是袁书瑶守在你身边的,她照顾你了一夜,应该马上就要进来了。”

    陆承颐眼眸深邃的凝着她,脸庞微微阴沉,语气疏冷了下来,“把和离书交给我,如果你想回娘家,那就回去住一段时间,等你过一段时间再回来。”

    宋清晚没有想到他还会做出这种反悔的行为,立马有些气恼的瞪着他,“怎么?总长就可以出尔反尔了么?”

    陆承颐微微勾唇,“爷就是出尔反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