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213章 沈家出事
    亚当离开以后,陆承颐去看身旁坐着的宋清晚,目光有赞赏,“你翻译的时候,脸上很自信。”

    身边男人猝不及防的夸赞让她觉得有些惶恐。

    宋清晚拿着手包,点了头,不知道回答什么,她怕他是在试探她的身份。

    “很奇怪,在你嫁给我之前,没有听说过你喜欢英语,喜欢读书,怎么嫁给我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陆承颐像是漫不经心的提起这个话题。

    宋清晚心里头咯噔一声,每一次她说英语的时候她都害怕陆承颐能看穿一些什么,那双眼睛,就像是流水一般,不自觉的能贯穿人的思维。

    “人总是会变的,为人妻,和为人女不一样。”她回答的很模糊。

    陆承颐原本是想深入这个话题的,但是才从包间里走出几步,便听到旁边包房里传来一些吵闹的声音。

    “都把酒给我拿来!”

    这是陆景墨的声音!

    宋清晚心中难言一丝沉重,陆承颐已经推开了包间的门。

    她犹豫了一下,才转了身,跟着一同进去。

    陆承颐将门打开,一进去便看到陆景墨整个人是躺在地上的,手上还拿着紫金釉酒碗,然后狠狠的一摔,便在地上碎成了瓦片。

    一旁服侍的女子受到惊吓,忙去扶他,“陆少,您喝多了,我扶您去歇息吧。”

    包间里的酒味浓重,甚至有些呛鼻。

    “陆景墨。”

    陆承颐皱着眉叫了他一声。

    一旁服侍的女子跪在地上,有些惊慌的瞧着进来的二人。

    陆景墨睁开眸子,眼前一片模糊,过了好一会儿,眼前的人影才逐渐清晰起来。

    陆景墨突然笑出声来,“这不是陆总长吗?”

    他整个人身上只能用颓废二字来形容。

    宋清晚安静的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她知道他如今在这里喝成这样的原因,心里蔓着愧疚,不敢去与他对视。

    “你现在像什么样子?”陆承颐脸上蕴着怒意。

    陆景墨却呵呵的笑了,移开目光,转了视线落在宋清晚身上,大概是发现她有些刻意避开自己的目光,所以越发紧紧的盯着她。

    他眉头蹙的很深,一旁的女人发觉他要站起来,忙去扶他,被他一手挥开。

    陆景墨摇摇晃晃的走到宋清晚的面前。

    两人离得很近,他看着她低垂着眼眸,眼里寒意渐重。

    “怎么,来看我笑话?看我陆景墨是不是因为你要疯魔了?”

    这话叫在场的人一惊。

    一旁的女人脸上震惊表情毫不掩饰,两人的关系可是兄嫂,可是从这陆景墨

    陆承颐的脸阴沉的十分难看,就像是被寒霜打了一般,眉宇间是强压着的怒意。

    宋清晚心头打鼓,怕陆景墨再说出什么惊涛骇浪的话,忙往后退了一步,“二少爷喝多了,扶他去歇着吧。”

    她的刻意躲避让陆景墨心间不是滋味,此时他只想杀了面前这个女人来缓解自己的心痛。

    他恨她成为了他的嫂子,也恨她为了金钱利益嫁给了陆承颐,更恨她的变心。

    “你怕什么?!”

    他要伸手去抓宋清晚的手腕,中途被人用力截住,攥着他的手臂的力气十分的大,阻止了他的动作。

    抬眸看去,陆承颐明显的怒了。

    “若是再敢对你嫂子半分不敬,别怪我不客气。”

    “我嫂子?”陆景墨冷笑了一声,目光如炬一般盯着他身旁的宋清晚,“你知不知道她是”

    宋清晚的心陡然一紧,手指紧紧的捏着手包,几乎要陷入进去。

    “景墨!”

    身后传来宋靖柔的声音,这才打断了他刚才没有说完的话。

    陆承颐眉头锁紧,攥着他的手臂的手加重了力道,紧追着问,“是什么?”

    逼问到关键处,陆景墨却突然倒在了地上,似乎是醉的站不稳了。

    “靖柔,二少爷喝多了,你将他扶回去吧。”宋清晚急忙道,心脏几乎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宋靖柔心疼陆景墨,将他扶着,又跟陆承颐见过了礼。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扶回去,我让赵副官开车送你们回去便是。”

    宋靖柔微微欠身,“多谢姐夫了。”

    她瞧了一眼宋清晚,目光中夹杂着恨意,不过一瞬即逝。

    赵副官将车子开走了,陆承颐便和宋清晚走着路回锦园。

    “你觉得,刚才景墨没有说完的话,会是什么?”

    他在试探她!

    宋清晚的指关节微微曲着,她尝试放松自己。

    “二少爷想说什么,不是我这样的人所能猜测的。”

    陆承颐侧首,看着她的侧脸,睫毛很长,在光影下看的十分清楚,最早遇见宋靖语的画面就在此时浮现了出来。

    以前的宋靖语的妩媚风情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则是青涩,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他不由思考,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宋清晚面上强装镇定,但是她的心却如同打鼓,她很了解陆承颐。

    他本身就疑心很重,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一定会去查,要想再瞒下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回到锦园,陆承颐让人送了些冬天用品到荷韵阁去,然后去了袁书瑶那里。

    中途他见了赵副官,让他派人去好好的查一查宋靖语。

    赵副官不解,“总长,关于夫人,不是之前已经查过了吗?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重新查,着重查我眼睛受伤那段期间,宋家所有人的动静和他们所接触过的人,抽丝剥茧,明白么?”

    “是!”

    宋清晚躺在床上,觉得这件事情再拖的话,她只怕是回不了费城了。

    她必须要在陆承颐发现她的身份之前离开这里,这件事情还需要知烟的帮忙。

    只是宋清晚怎么也不会料想到,沈家也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出了事情。

    她起来刚梳洗好,晚香便急急的进了门。

    “夫人,不好了,沈家出事了!”

    她皱着眉头,将手上的水用毛巾擦干,“怎么了?”

    “我刚出门去为您拿药,就看到报纸上说沈志文和日本人见面谈合作,是个汉奸!”

    宋清晚心中一沉,眼睛里有震惊,她接过报纸,将内容看完后,秀眉紧拧。

    “要是这沈家真的是”

    晚香的话还没有说完,宋清晚已经起了身,有些愤然的将报纸丢在桌子上。

    这是第一次,宋清晚如此明显的表达自己的情绪。

    “夫人,你去哪?”

    她一出门,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去哪里?”

    头顶上传来他薄凉的声音。

    她抬眸,紧锁着的眉头逐渐平展,将自己的情绪压了下去。

    “沈家的事情,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甚至可能这个人和陷害我的人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