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216章 不再是朋友了
    翌日一早,沈志文病逝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南平。

    各家报社争相报道,不过内容倒是很统一,几乎都说沈家这下终于是遭了报应。

    墙倒众人推,如今,所有矛头顿时都指向了沈家。

    沈知烟在沈志文的病床前就这样呆呆的守了一夜。

    小青进来想要劝说她吃一些东西,却看沈知烟站了起来,然后又直直的倒了下去。

    “小姐!”她急忙喊了医生过来将人抱到床上去。

    如今沈家落败成这样,只怕是没有人会想得到。

    其实,沈家风起云涌的同时,锦园也并不太平。

    陆承颐一夜没睡,他坐在书桌面前,眸色深沉,书房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息。

    赵副官笔直的站在书房里,微微低首,不敢去看他。

    陆承颐心中怒意难抑,睃了他一眼,目光如冰。

    “我不是让董然把沈家的人给送走,为什么没有送出去?”

    赵副官心中自责难当,头又低了一些,“对不起,是我的失职。”

    “理由。”

    “昨天按照您的吩咐赶到沈家时,沈家前后已经被报社媒体围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人没有办法进入沈家。”

    赵副官有些不确定的道,“我觉得是有人在暗中故意阻拦。”

    陆承颐疲惫的面容上笼罩着一层寒霜,他当然知道,背后有人在搞鬼,但是这人的手段也未免太过高明了些。

    如今沈家倒了,局势不稳,事情的发展也越来越棘手。

    能让陆承颐焦头烂额的事情是真的不多,赵副官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陆承颐手指揉着太阳穴,道,“报纸压下来,不准让二夫人看到。”

    “然后呢?”

    他的声音刚落,书房的门就被人推开。

    晚香小跑追着宋清晚,惶恐不安,“夫人,我们先回去吧。”

    宋清晚躲开了她的手,眼光像火一样盯着陆承颐,像是要把他灼伤。

    “这种事,你觉得瞒得住吗?”她的眸子里,尽是冷意,“还是你觉得我就像个傻子一样?”

    “你们先出去。”

    这话是对赵副官和晚香所说。

    二人离开书房,自站一旁,仿佛跟个生人一样。

    而书房里,气氛十分凝重,宋清晚紧紧的抓着手上的报纸,指甲几乎陷入掌心,“沈志文死了,现在你满意了?”

    他蹙眉,抬眸回视她,一字一句道,“他的死,没有人想看到。”

    宋清晚低下头,觉得心头像是被蚂蚁噬咬,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从陆承颐这里,她没有找到答案。

    原本是寄托希望在他身上的,原本她以为他会保沈家周全的,可是她也忘了,沈家原本早就已经跟陆承颐不睦,也许这次沈家倒台,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你笑什么?”

    “是不是沈家出事,也是在你计划中?”

    她的意思,陆承颐瞬间明白。

    陆承颐眸里一片黑鸷,眉宇间是毫不掩饰的怒意,“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一个不择手段的小人?”

    宋清晚指控的眉眼就像是一把利剑,直穿他的心脏。

    她的情绪并没有完全的发泄出来,而是在关键的时候收住,将所有情绪给忍了回去,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灌满了一般,有些透不过气来。

    可只有宋清晚自己最清楚,她现在最应该责怪的人不是陆承颐,而是自己。

    若是她拼了命,也许就不会让沈家到这般田地,可是她还是为了自保,相信了陆承颐的话。

    她现

    在最恨的那个人不是陆承颐,而是她自己!

    陆承颐盯着她,等她回答。

    她的眉眼逐渐淡了下来,“我想去沈家,别拦我,不然你就直接一枪毙了我也好。”

    原本宋清晚眉眼里还蕴有的苦楚也渐平复,现在整张脸只剩下了苍白继和倔强。

    一枪毙了她?

    陆承颐眼底一片阴鸷,他在她心中,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看她淡淡转了身,步子已经往外迈去,他也能够清晰的看到她的肩膀在微微发颤。

    最终还是心软了下来,原本心中的怒火也就这样硬生生的被忍了回去。

    最终还是陆承颐让赵副官备车送她去了沈家。

    一路上,她很沉默,表情也淡淡的,看不出什么。

    到了沈家大门口,门前一片空寂。

    “别跟着我,我一个人进去就好。”她的嗓音嘶哑。

    当看到她微红的眼眶时,陆承颐点了头。

    她下了车,抬眸看了看沈家的门匾,如今也被雪覆盖住,看不出原来的字样了。

    宋清晚站定了一会儿,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才再次抬步。

    赵副官有些担心。

    “总长,单独让夫人进去,会不会不太好?”

    陆承颐目光凝着她的方向,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才收回了目光。

    “这件事情,只怕是她心上的一个结,谁也帮不了她。”

    宋清晚进了大院,走了几步便看到厅里设了灵堂。

    沈知烟披麻戴孝的跪在灵堂里,一动不动。

    她心头沉重,一步一步走进去。

    青儿偏头,便看到了宋清晚,眼睛里透出愤恨,立马起了身要轰人。

    “你来做什么?!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青儿。”

    沈知烟叫她,她这才狠狠的瞪了宋清晚一眼,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宋清晚朝着灵台深深的鞠了一躬,眼泪滴在地上。

    “知烟,对不起。”她忍了许久,声音却还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哽咽。

    沈知烟连看都没有看她,也没有任何回应。

    这样的冷漠才是最伤人的,她连责怪都不愿意责怪宋清晚了。

    “对不起”

    “你走吧。”她淡淡的开口,始终没有看向她,“我爸已经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我们也不再是朋友了。”

    我们不再是朋友了。

    这句话像是一把刀剜着她的心脏,一刀一刀。

    小青眼睛里闪射着凶光,“你走啊!”

    最后是怎样从沈家出来的,她有些记不清楚,似乎她在门口站了很久,最后是陆承颐将她抱回车上的。

    从沈家回来后,宋清晚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一天一夜不吃不喝。

    她从来不知道,冬天会有这么难熬。

    晚香怕她出事,所以就守在门口,哪里也不敢去。

    陆承颐一到荷韵阁就能感受到这里的死气沉沉。

    “总长。”

    他能在这个时候来探望宋清晚,晚香多少还是有些惊喜的。

    陆承颐沉着脸,“她还是没吃东西?”

    “没有,夫人也不见任何人,她从来没有过这种状态”

    男人略微挑眉,已伸手将门推开。

    “晚香,我说过了,我不饿,不需要管我。”

    “怎么,要修仙?”

    她楞了楞,下意识的手指紧紧捏着被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