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279章 交换条件
    宋清晚待陆承颐一走,就晕了过去,脸颊通红,显然是高烧一直未退。

    沈知烟扶着宋清晚走出地下室,对一旁的赵副官道,“我给你说几副药材,你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后拿过来给她。”

    “三夫人”赵副官犹豫不决,陆承颐的命令在先,但宋清晚现在姿态也不好他近身接触。

    而且,陆承颐不知为何对沈知烟格外宽容。

    赵副官平衡了一下利弊,说,“劳驾三夫人了,我这就吩咐人熬药。”

    沈知烟说出几个退烧的药材,就在丫鬟的帮助下把宋清晚扶到了地牢。

    地牢看守的士兵有些为难地看着与宋清晚一齐进去的沈知烟。

    “三夫人,总长传来命令不许任何人探望。”

    沈知烟挑眉,轻笑道,“我探望了吗?我本身就是把靖语送来还未走罢了,几位且再宽容我些许时间,待药熬好了,我自会离去。”

    士兵们哑口无言,只能接过沈知烟手里的宋清晚放入她之前呆过的牢里。

    沈知烟走过地牢内的长廊,发现每个牢室各自封闭独立,宋清晚隔壁的牢室甚至有个男人被刺穿了琵琶骨吊在墙上。

    “这是何人?”

    沈知烟惊呼一声,故作惊惧地后退了几步,或许是因为三夫人的身份,士兵们对她也尊敬了些许。

    一个小兵心直口快道,“这是总长的俘虏,叫什么陈正伯?对,就是陈正伯,据说是与二夫人苟合才”

    “别多说。”另一个士兵扯了扯小兵的衣角,示意他去看沈知烟吓得脸色苍白的样子。

    沈知烟佯装受到惊吓,实则眼底划过一丝光。

    正想继续询问些什么,赵副官却从地牢门口走了过来。

    “三夫人,您还是早点回去吧。若是总长怪罪,您也会受连累。”

    “药都熬好了吗?”沈知烟面上好似松了口气地走到地牢门口,“务必让靖语喝完,若是她出了什么差错,总长那边你也不好交代。”

    “是。”

    赵副官恭敬地将沈知烟送走,但他总觉得沈知烟非常奇怪。

    留下药碗,赵副官就走向军政处,准备和陆承颐汇报地牢之事。

    “你说沈知烟给她熬了药?”

    军政处内,陆承颐脸色阴沉,直接将文件甩在桌上,“那个女人倒是会自作主张!不过一碗药罢了,别理她。”

    “是。”赵副官松了口气,也坚定了自己心中对沈知烟的评估。

    看来总长真的对沈知烟有着莫大的宽容。

    赵副官收敛心绪,把新消息告诉陆承颐,“据守卫汇报,陈正伯估计熬不过这几天了。”

    “是吗?”陆承颐扬起一抹笑,笑里暗含杀气,“死在牢里可没有什么价值,通知校场,他们有活干了。”

    赵副官心下一凛,陆承颐这是要对陈正伯公开处决啊!

    “是,我这就去让他们准备。总长,还有一事”

    赵副官犹豫了,只因他接下来说的事,与宋清晚有关。

    “说。”陆承颐接着批阅下一份文件,没有意识到赵副官的犹豫。

    “地图之事,总长您还未询问过二夫人详情。时间越长,我怕情况有变。”赵副官硬着头皮说完,根本不敢抬头去看陆承颐的神情。

    陆承颐听见“二夫人”这个字眼的时候笔

    下一顿,潇洒的签名只有一半跃然纸上,脸色阴沉如墨。

    “你说得对。”陆承颐冷哼一声,把笔扔进笔筒,也不打算批阅文件了,“迟则生变,来个人把她从地牢拉出来,收拾好了再来见我。”

    陆承颐心中微沉,下意识排斥起宋清晚那副凄惨脆弱的样子,只要想起,他就控制不了自己怜惜宋靖语的心。

    赵副官领命退下,不久前从柴房里出来的晚香迫不及待地就接下了这个命令。

    宋清晚喝完药脑子清醒了些许,但地牢常年特有的潮湿冰凉让她不得不蜷缩着身体躲在角落。

    唯一的保暖物什还是沈知烟递给她的披肩。

    “二夫人”

    宋清晚有些恍惚,她刚才好像听见了,晚香的声音?

    “二夫人!”晚香连忙从士兵身后窜出,来到牢门前,看着宋清晚狼狈的样子心疼不已。

    “不要着急。”赵副官无奈地抓住晚香往后退,示意守卫上前开门,“你堵着门,让别人怎么开门?”

    “我这不是着急”

    晚香咬唇瞪了赵副官一眼,余光瞥见牢门一开,直接就拿着毯子把宋清晚包住。

    “二夫人,总长说要见您。”赵副官公事公办地站在牢外,碍于晚香和守卫在场,没有提及地图,只能意有所指地说,“若您想要得到总长的原谅,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明白了。”宋清晚咳嗽了两声,对晚香笑了笑,“晚香,对不起,最后还是我连累了你。”

    “夫人,没事的,我这不是出来了?”晚香回以一笑,故作轻松道。

    赵副官皱眉,正想提醒晚香不要太过接近宋清晚,却见宋清晚双眸微睁,猛地扑向其中一个牢房的大门。

    “陈正伯?”宋清晚看着身上无数鞭伤且被锁链扣住琵琶骨的陈正伯,脸色刹那间苍白无比,“你们把他怎么了?”

    “二夫人,无关紧要之人您还是不要在意为好。”赵副官没有正面回答宋清晚的问题,警告般地盯着她。

    宋清晚揪住赵副官的衣领,吼道,“你说过我不要再连累其他人,那你就告诉我,陈正伯现在怎么样了?”

    赵副官似有不忍,但守卫也是陆承颐的眼线,他只能说,“看他的模样,得不到相应的治疗也没有几日好活了。”

    宋清晚无力地扣着牢门的铁架,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冷静,“那简心他们在哪?”

    “军事机密,二夫人别再深究了。”赵副官不能多说。

    “呵,我懂了。”宋清晚冷笑一声,低着头就连晚香也看不出她此时是何神情,“走吧。”

    晚香连忙搀扶着她走出地牢。

    赵副官盯着宋清晚的背影,有那么的一瞬间,他觉得宋清晚的身影与陆承颐有着相似的冷意。

    晚香伺候着宋清晚洗漱,甚至拿出以往宋清晚最喜欢的旗袍给她穿上。

    “晚香。”

    从地牢出来一直一言不发的宋清晚突然间出声,晚香闻言立马应道,“夫人?”

    想起赵副官的那一番话,宋清晚摸了摸晚香削瘦了不少的脸颊,声线冷漠,“晚香,从此往后,我们再无关系。我今晚去见陆承颐,可能再也没有活下来的机会,到时你跟着知烟不,三夫人,待我如待她。”

    晚香替她擦拭发丝的毛巾掉落在地,她惊惧地问,“夫人?”

    “别怕。”宋清晚捏了捏她的脸,笑道,“我再也不会连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