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291章 强硬上她
    陆承颐蹙紧了眉头,他手放在木桶两边,抓着边沿的手指紧了紧。

    他开始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身上的燥热感越来越强烈。

    “你出去。”

    红兮唇角的笑容逐渐加深,她低伏着身体,身体紧贴着他的背脊,双手攀住他的肩膀,“总长”

    陆承颐双眉紧拧,蓦然起了身,迅速的穿上衣服,他的身体都还来不及擦干。

    红兮巧笑着靠近他,她知道只要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那么这锦园四夫人的位置就会是她的。

    就算他是战场上的英雄,杀人不眨眼,他喝了那个药,同样也只是一个男人而已。

    “总长,其实红兮一直很仰慕你,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做什么都甘愿。”

    她说着,一边抬手缓缓解开了自己的上衣的盘扣。

    陆承颐知道自己是被下了药,他转过身紧紧的盯着红兮,额上微迸的青筋足以证明他有多么的生气。

    “你敢给我下药。”

    “总长,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她的上衣已经解开落在地上,身上只剩一件肚兜,皙白的皮肤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她婀娜多姿的身材一下显露了出来,十分的诱人。

    陆承颐眉头蹙的越发的深了。

    “赵副官!”

    红兮已经顾忌不得那么多,想要直接靠近他,陆承颐立马拔出枪对准了她。

    “出去!”

    赵副官听到动静立马进来,看到这个画面又立即转了身,“去让宋靖语过来,让她来伺候我沐浴。”

    “是。”

    红兮紧紧的咬着唇,捏紧了拳头,陆承颐居然能撑到这个时候,甚至还能想起去找宋靖语那个女人!

    她不甘心,过了今夜这个机会,她这一辈子便再没有机会了,只会被袁书瑶压的死死的,再无翻身之日。

    所以红兮便冒死一赌。

    她红着眼眶顶着枪口往前迈了一步,那泫然欲泣的模样可算是娇弱不已,若是一个正常男人,定会起怜惜之心。

    可是她面对的人是陆承颐。

    陆承颐锐利的眸子紧紧的眺着她,早已看穿了她的心思。

    在她更近一步之时,便冷冽的攥住了她的手腕。

    “总长,不管你怎样对我,我对你是真的一片真心。”她说着说着,眼泪珠子就掉了下来。

    门外传来一阵军靴的声音。

    宋清晚被带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红兮和陆承颐靠的极近,再看地上落下的衣服,暧昧二字都不足以形容此时香艳的场面。

    红兮死死的咬着唇,这女人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了!

    仅一步之差!

    看到宋清晚以后,陆承颐眸子略略透着一丝狂野,他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陆承颐收了枪,揽过红兮,薄唇缓缓拉开一个戏谑的弧度,语气暧昧,“你先下去,等有事我再叫你进来。”

    他的这一转变让红兮觉得有些云里雾里,她和陆承颐什么都还没发生

    红兮微微福身,“是。”

    就连赵副官也同样捉摸不透陆承颐和红兮之间发生了什么。

    红兮立即拾起抵上的衣服当着宋清晚的面不紧不慢的穿上,眼神难掩得意,眉梢眼角含着欣喜。

    宋清晚敛了敛眸光,低下头不去看任何,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过了好一会儿,红兮才穿好衣服和赵副官一同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二人,气氛有些肃冷和低沉。

    “你过来伺候我更衣。”

    “我只是个下等人,这件事情不该我来做。”

    她拒绝的很生硬。

    陆承颐冷笑一声,“陈正伯三人现在只剩二人,如果我想继续追查他们的下落,那实在是太容易不过。”

    “就算他陈正伯有通天的本事,也迟早会被我找到。”

    她紧紧的盯着陆承颐,“卑鄙!”

    这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

    陆承颐浑然不在意,身姿挺拔的站在原地等着她妥协。

    果然,宋清晚只能硬着头皮照做,她步至他的面前,纤细苍白的指尖落于扣上,动作却有些僵硬。

    两人几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站在一起过了,就连陆承颐都感受到了她的不自然。

    宋清晚压抑着所有情绪,想快一点解开他的扣子,快一点做完这件事情离开。

    可越是这样想,手脚就越发的笨重。

    陆承颐的头发还是湿着的,水珠顺着额前的头发滴落下来,落在她的手上。

    宋清晚却觉得灼热,眼前男人的气息变得逐渐有些粗噶。

    她一抬头,便跌入陆承颐浑浊不清的眼睛里。

    那种炙热的眼神让她心头一震,吓得宋清晚往后退了一步。

    还未来得及往后退,陆承颐已经伸出手拦住了她的腰,以很大的力道将她按着与自己的胸膛紧紧相贴。

    “陆承颐!”

    “别动!”

    两人的语气都有些灼热,房间里的灯光摇曳,有些暗黄,可是却正好烘了现在暧昧的气氛。

    陆承颐的眼睛逐渐变得腥红。

    宋清晚现在力气很小,根本拦不住他撕她衣服的动作,她身上的布衣被他撕开,里面的贴身内衣露了出来。

    她惊恐万分,想起刚才红兮和他在一起的画面,顿时屈辱的感觉一下就涌了上来,她不断跌着步子往后退。

    陆承颐现在把她当做什么?妓馆里的女人?

    她红着眼瞪着他,“陆承颐,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想对我用强吗?我已经不是你的夫人了,况且你已经有了那么多女人,还不够吗?”

    陆承颐也知道她现在恨他恨到了骨子里,想咬牙住手控制自己的身体本能。

    可终究却还是没能忍住,将她强硬的往自己的方向拽过来,他已经顾不得她要怎样恨他了。

    “不够。”

    他说完,便将她打横抱起,往床的方向走去。

    宋清晚几乎是被他摔在床上的,她顾不上身体的疼痛,正要跑,就被陆承颐钳制住了双手。

    “陆承颐,我恨你!”

    门外脚步声嘈杂。

    赵副官来不及阻拦袁书瑶,她已经直接推开了门。

    “滚出去!”

    陆承颐恼怒的声音中含了几分沙哑。

    袁书瑶身体一僵,看着陆承颐将宋清晚按在床上的模样,眼眶一红。

    旋即她的面色有些苍白,手指紧紧的掐着自己的手掌心让自己保持理智,将胸口翻涌出来的愤怒给死死的压了回去。

    若是她再晚来一步,那么宋靖语就死灰复燃了。

    “承颐,是我。”

    她的声音让陆承颐恢复了一些理智,他第一时间掀开被子盖住了宋清晚的身体。

    “你怎么来了?”

    “原本想过来给你收拾明天要带的衣物”

    后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完。

    陆承颐双眉惯性地微蹙,他回头看了一眼宋清晚,看她紧紧的抓着被子,身子似乎是在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