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321章 局势乱了
    女人力气始终不敌男人,就算陆承颐眼睛看不见了,可是他依旧能将她禁锢的动弹不得。

    她干脆也就放弃了抵抗,盯着他漆黑的眸子,轻声问道,“我今日来,是受赵副官所托,陆承颐,你这样,对得起赵副官,对得起姑苏的百姓,还有等你的外公吗?”

    陆承颐没有松开她。

    从宋清晚这个角度看过去,他面容有些颓败,那双清冷的眼睛里,居然多了些无奈的情绪。

    她试探问道,“姑苏到底发生了什么?”

    手腕上的力道逐渐加重。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离开的,那就不要怪我了。”

    他说了一句莫名的话,宋清晚还未来得及反应,如暴风雨般的吻猝不及防落下。

    她震惊之下,突然感觉到手心里一凉。

    是一把匕首,还有一封信。

    陆承颐紧握着她的手心,两人的手交叠着,耳边传来他特意压低了的声音。

    “把信交给陈正伯,用匕首刺伤我,从这里离开。”

    言辞简短,纵使身上沾染了他浓烈的酒味,然他的字句条理清楚,仿佛刚才的发疯,都是故意为之。

    可是在姑苏城内,在这姑苏,他陆承颐的地盘上,为什么会让她将信带给陈正伯去?

    她眼光撇过门口,似乎有身影晃动。

    “什么人!”

    门外传来赵副官的声音。

    她突然懂了,有人在监视陆承颐。

    “你若是再犹豫,姑苏就没有机会了。”

    耳边再次传来男人凉薄的声音,她这才回过神来,手指紧紧的捏着匕首,微微发颤。

    她要不要刺下去?

    满腹的惊疑不解,宋清晚无法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陆承颐要做这场戏。

    “为什么?”

    “没有时间了。”

    陆承颐说完,手掌攥住她的手腕,居然朝自己的胸膛上刺了下去。

    他闷哼了一声,拽着她的手又往里刺了一分。

    “找机会离开,就不要再回来了。”

    这是陆承颐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最后是怎么从那个房间里离开的,细节她已经记不住,只记得自己出来的时候,手上握着的匕首还在滴血。

    袁书瑶过来看到她手上的血,脸色聚变。

    “承颐!”

    她提起裙边冲进了房间里,“你怎么样,承颐,发生什么事情了?”

    “来人,快让胡医生过来!”

    过了一会儿,赵副官也过来,看到宋清晚怔愣的站在原地,手上的刀尖还在滴着血,他微微僵住。

    眼神蓦地变得犀利起来,他靠近她时,已将宋清晚手上的匕首夺过。

    “赵副官,抓住她,她伤了承颐!”

    里面传来袁书瑶的声音,赵副官看到刀尖上涓涓流着的血,皱紧了眉头,已伸出手将她钳制。

    “放了她。”

    袁书瑶扶着陆承颐走出来。

    他身上的伤口还在淌血,赵副官犹豫了一瞬,见陆承颐脸色肃冷了几分,便松开了宋清晚。

    她回眸看过去,陆承颐正紧蹙着眉头,刚才的那封信,她早已藏进怀中。

    在他身边时间长了,好似他所思所想,她也能猜到几分,现在她便明白了他的目的。

    陆承颐是想让她将这封书信送出去。

    “让她走。”

    袁书瑶震惊,“承颐!她刚才可是伤了你!你就这么放她走了!”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他的语气很淡,可是极冷。

    “是!”

    赵副官立即松开了宋清晚,望着她的眼眸顿时也生出些冷意。

    他其实心里是有些自责的,尽管从内心深处他是相信宋清晚是个善良的人,并且对总长是有情意的。

    可是两人之间的纠葛和牵绊他也是知道一些,也曾亲眼见过宋清晚对陆承颐开枪的样子。

    到底还是乱了方寸,才会让她来劝总长,给了她这个机会。

    “你走吧。”

    他的声音听起来失望极了。

    她知道陆承颐暂时不会危险,因为赵副官会拼了命去保护他。

    从今夜陆承颐的举动来看,只怕是姑苏城要有大变。

    宋清晚再顾不得去揣测更多,丢了手上的匕首,扭头离去。

    看着她决绝的背影,赵副官心里更是生了一层怒意,但也无法拦她的去路。

    她一路都不敢做耽搁,一路上,用干净的衣衫将手上的血给擦拭干净。

    身体却还是忍不住的发颤。

    走到门口,她突然发现,这批士兵不知何时被换了,如今也是些生面孔。

    心里隐约知晓了些什么,她低下头,想要蒙混出门。

    但是显然,这些人的警惕性都十分的高。

    一个穿着军服的男人站出来,拦截了她的去路。

    “站住。”

    宋清晚抵着头,手掌心里冒出冷汗,走到这一步,也只能继续冒险。

    只能伪装成外面的百姓了。

    她心一横,压低了嗓音,甚至语调都微微扬了一些,让自己听起来不像是外地人。

    她咳嗽了几声,学着本地人的腔调,“我妹子的老毛病犯了,必须去找郎中开药,还麻烦军爷给我开个路。”

    那人打量她一番,看她身上粗衣布衫,且是普通百姓的打扮,倒没认出她的真实身份来。

    但是他依然眉眼锋利,“现在外面有示威的学生,为了保护这四合院里的人的安全,不允许随意出入,你回去吧。”

    这摆明就是软禁了整个四合院的人啊!

    宋清晚蹙紧了眉头。

    她悄悄的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这是她原本准备拿去当了换盘缠的。

    如今也算是用到正处了。

    “军爷,这事关人命,还请您帮个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等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的感谢您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白玉悄悄的交给他。

    “军爷,我只需二十分钟的时间,等二十分钟后一定拿药回来。”

    那人唇角一泓笑意加深,暗自收下了白玉。

    “既是拿药,那就快去快回。”

    她福了个礼,“多谢军爷。”

    离开四合院以后,她迅速的往左侧方向走去,外面深夜还有游街的青年学生。

    但是百姓的家门去都是紧紧闭着的,整个姑苏城除了这些学生的声音外,安静的有些诡谲。

    宋清晚快步走着,幸亏她提前让陈正伯为晚香安排了住处,不然现在根本找不到陈正伯。

    好在陈正伯还没有离开。

    陈正伯看完信,脸色凝重。

    “信上说了什么?”

    “加藤的人已经潜入姑苏,占据了要点,现在姑苏城的士兵,几乎都已经是加藤的人了。”

    宋清晚震惊,难怪陆承颐现在只能用这样的办法让她把信送出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陆承颐的处境不是更危险吗?

    她下意识的去看那封信,上面没有字,只有她看不懂的符号

    。女人力气始终不敌男人,就算陆承颐眼睛看不见了,可是他依旧能将她禁锢的动弹不得。

    她干脆也就放弃了抵抗,盯着他漆黑的眸子,轻声问道,“我今日来,是受赵副官所托,陆承颐,你这样,对得起赵副官,对得起姑苏的百姓,还有等你的外公吗?”

    陆承颐没有松开她。

    从宋清晚这个角度看过去,他面容有些颓败,那双清冷的眼睛里,居然多了些无奈的情绪。

    她试探问道,“姑苏到底发生了什么?”

    手腕上的力道逐渐加重。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离开的,那就不要怪我了。”

    他说了一句莫名的话,宋清晚还未来得及反应,如暴风雨般的吻猝不及防落下。

    她震惊之下,突然感觉到手心里一凉。

    是一把匕首,还有一封信。

    陆承颐紧握着她的手心,两人的手交叠着,耳边传来他特意压低了的声音。

    “把信交给陈正伯,用匕首刺伤我,从这里离开。”

    言辞简短,纵使身上沾染了他浓烈的酒味,然他的字句条理清楚,仿佛刚才的发疯,都是故意为之。

    可是在姑苏城内,在这姑苏,他陆承颐的地盘上,为什么会让她将信带给陈正伯去?

    她眼光撇过门口,似乎有身影晃动。

    “什么人!”

    门外传来赵副官的声音。

    她突然懂了,有人在监视陆承颐。

    “你若是再犹豫,姑苏就没有机会了。”

    耳边再次传来男人凉薄的声音,她这才回过神来,手指紧紧的捏着匕首,微微发颤。

    她要不要刺下去?

    满腹的惊疑不解,宋清晚无法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陆承颐要做这场戏。

    “为什么?”

    “没有时间了。”

    陆承颐说完,手掌攥住她的手腕,居然朝自己的胸膛上刺了下去。

    他闷哼了一声,拽着她的手又往里刺了一分。

    “找机会离开,就不要再回来了。”

    这是陆承颐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最后是怎么从那个房间里离开的,细节她已经记不住,只记得自己出来的时候,手上握着的匕首还在滴血。

    袁书瑶过来看到她手上的血,脸色聚变。

    “承颐!”

    她提起裙边冲进了房间里,“你怎么样,承颐,发生什么事情了?”

    “来人,快让胡医生过来!”

    过了一会儿,赵副官也过来,看到宋清晚怔愣的站在原地,手上的刀尖还在滴着血,他微微僵住。

    眼神蓦地变得犀利起来,他靠近她时,已将宋清晚手上的匕首夺过。

    “赵副官,抓住她,她伤了承颐!”

    里面传来袁书瑶的声音,赵副官看到刀尖上涓涓流着的血,皱紧了眉头,已伸出手将她钳制。

    “放了她。”

    袁书瑶扶着陆承颐走出来。

    他身上的伤口还在淌血,赵副官犹豫了一瞬,见陆承颐脸色肃冷了几分,便松开了宋清晚。

    她回眸看过去,陆承颐正紧蹙着眉头,刚才的那封信,她早已藏进怀中。

    在他身边时间长了,好似他所思所想,她也能猜到几分,现在她便明白了他的目的。

    陆承颐是想让她将这封书信送出去。

    “让她走。”

    袁书瑶震惊,“承颐!她刚才可是伤了你!你就这么放她走了!”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他的语气很淡,可是极冷。

    “是!”

    赵副官立即松开了宋清晚,望着她的眼眸顿时也生出些冷意。

    他其实心里是有些自责的,尽管从内心深处他是相信宋清晚是个善良的人,并且对总长是有情意的。

    可是两人之间的纠葛和牵绊他也是知道一些,也曾亲眼见过宋清晚对陆承颐开枪的样子。

    到底还是乱了方寸,才会让她来劝总长,给了她这个机会。

    “你走吧。”

    他的声音听起来失望极了。

    她知道陆承颐暂时不会危险,因为赵副官会拼了命去保护他。

    从今夜陆承颐的举动来看,只怕是姑苏城要有大变。

    宋清晚再顾不得去揣测更多,丢了手上的匕首,扭头离去。

    看着她决绝的背影,赵副官心里更是生了一层怒意,但也无法拦她的去路。

    她一路都不敢做耽搁,一路上,用干净的衣衫将手上的血给擦拭干净。

    身体却还是忍不住的发颤。

    走到门口,她突然发现,这批士兵不知何时被换了,如今也是些生面孔。

    心里隐约知晓了些什么,她低下头,想要蒙混出门。

    但是显然,这些人的警惕性都十分的高。

    一个穿着军服的男人站出来,拦截了她的去路。

    “站住。”

    宋清晚抵着头,手掌心里冒出冷汗,走到这一步,也只能继续冒险。

    只能伪装成外面的百姓了。

    她心一横,压低了嗓音,甚至语调都微微扬了一些,让自己听起来不像是外地人。

    她咳嗽了几声,学着本地人的腔调,“我妹子的老毛病犯了,必须去找郎中开药,还麻烦军爷给我开个路。”

    那人打量她一番,看她身上粗衣布衫,且是普通百姓的打扮,倒没认出她的真实身份来。

    但是他依然眉眼锋利,“现在外面有示威的学生,为了保护这四合院里的人的安全,不允许随意出入,你回去吧。”

    这摆明就是软禁了整个四合院的人啊!

    宋清晚蹙紧了眉头。

    她悄悄的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这是她原本准备拿去当了换盘缠的。

    如今也算是用到正处了。

    “军爷,这事关人命,还请您帮个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等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的感谢您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白玉悄悄的交给他。

    “军爷,我只需二十分钟的时间,等二十分钟后一定拿药回来。”

    那人唇角一泓笑意加深,暗自收下了白玉。

    “既是拿药,那就快去快回。”

    她福了个礼,“多谢军爷。”

    离开四合院以后,她迅速的往左侧方向走去,外面深夜还有游街的青年学生。

    但是百姓的家门去都是紧紧闭着的,整个姑苏城除了这些学生的声音外,安静的有些诡谲。

    宋清晚快步走着,幸亏她提前让陈正伯为晚香安排了住处,不然现在根本找不到陈正伯。

    好在陈正伯还没有离开。

    陈正伯看完信,脸色凝重。

    “信上说了什么?”

    “加藤的人已经潜入姑苏,占据了要点,现在姑苏城的士兵,几乎都已经是加藤的人了。”

    宋清晚震惊,难怪陆承颐现在只能用这样的办法让她把信送出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陆承颐的处境不是更危险吗?

    她下意识的去看那封信,上面没有字,只有她看不懂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