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345章 失去线索
    “你所有要求我都答应你,让你母亲入宋家族谱,让你成为宋家名正言顺的女儿,只要你说的我都可以做到!”

    宋鸿铭几乎有些癫狂的状态了。

    宋清晚眯眸盯着他,盯着面前这个男人,她突然在想,她母亲到底为了什么而执着。

    她突然笑出声来。

    宋鸿铭皱眉,“你笑什么?”

    “笑我妈,笑宋靖语,笑秦曼,笑你身边所有人。”

    不待宋鸿铭反应,她又接着赶人,一分钟也不想多见他

    “你们政治上的事情我不懂,况且我也没有左右陆承颐想法的能力,你走吧。”

    “清晚,不管怎么说,你身上淌的是我宋鸿铭身上的血,宋家的兴旺,你也是有责任的。”

    “陈叔,送客。”

    不一会儿,陈叔立马出现。

    “宋提督,我家夫人身体不舒服,请吧。”

    宋鸿铭心里屈辱无比,但是脸上却还堆着怪异的笑容。

    “还有一件事情,靖语下葬,不能刻碑,你找陆总长说一说吧,如果连墓碑都刻不了,还怎么转世投胎做人?”

    他淡淡的留下这么一句话后,膝盖才离地起了身。

    宋鸿铭被送出去以后,宋清晚觉得自己头疼无比。

    她撑着额头,揉了揉太阳穴,对于宋鸿命所说的事情,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原本以为能安静一会儿,却没想到沈知烟来了。

    两人坐在院子里,晚香给她们斟了茶便出去了。

    “今天早上我看到有人抬着尸体出去,还好吗?”

    对于沈知烟,她有几分防备,可是也记得在姑苏时,她给自己寄了治疗陆承颐眼睛的药方的恩情。

    所以宋清晚也不打算瞒她。

    “宋靖语死了。”

    听到宋靖语的死讯,沈知烟似乎并不是很惊讶,她浅浅的啜了一口茶水。

    “迟早的吧。”

    宋清晚挑眉,以示询问。

    沈知烟笑了笑,“没什么,我瞎猜的。”

    “不过她这样活着,也跟死了差不多,说不定对于她来说,也算是解脱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沈知烟的语气总是淡淡的,这让宋清晚感觉很陌生。

    两人的感情,早就发生了变化,她也就不再感慨和多想。

    “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沈知烟冲她嫣然一笑,“不过我还是要恭喜你,最起码如今,袁书瑶已经倒了,真正的宋靖语也死了,没有谁能再威胁到你的生命,况且,陆承颐对你很好。”

    沈知烟唇边带着笑,可是眸光里却是一片冷意。

    宋清晚只装没有察觉。

    “那我让晚香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成,青儿也还在外面等我。”

    望着沈知烟远去的背影,宋清晚只觉得时光飞逝,两人上学时期互相帮助的那种感觉,如今也再找不回来。

    两人如今见面也只是短暂的说几句话,变得生分了许多,宋清晚闭上眼睛重新躺回榻上,深深的吁了一口气。

    她眸光一拢,沈知烟特意过来打探消息,为什么?她和宋靖语之间,难道也有什么交易么?

    “到底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变。”

    沈知烟走出荷韵阁,青儿原本紧凝的表情这才松了几分。

    她快步走上前去扶着沈知烟,“小姐,怎么样?问出来了吗?”

    沈知烟环视了周围一圈,很快蹙了眉,眸光锐利,“等回去再说。”

    主仆二人回到自己的院子。

    沈知烟撑着双手,眼脸凝重。

    “宋靖语那个女人,真是蠢到家了,原本她在的话还有牵制宋清晚的机会,现在算是前功尽弃了。”

    青儿把门关上,以防有人偷听。

    “小姐,那现在我们该做什么?”

    “当初是因为姑苏陷入战争,我不得已收手,如今所有人都回来了,那么我的复仇计划也该重新启动了。”

    “宋清晚那一时半会儿我们不能动,不然陆承颐会查到我们头上来。”

    沈知烟冷静分析着当下的局势,她突然想到自己似乎漏了一个人。

    红唇微弯,“是啊,我怎么还漏了她呢,现在比我们更着急的人应该是袁书瑶才对吧,我就不相信,她还能坐得住。”

    青儿不懂她的意思。

    “那我们”

    “等着坐收渔翁之利。”

    傍晚时分,陆承颐回来了,同时,赵副官还押了一批男人到荷韵阁来。

    晚香被支开跟着陈叔去做别的事情。

    宋清晚坐在院子里,问站在一旁的红兮。

    “在这里面吗?”

    红兮走到每一个男人面前,仔细打量每个人的五官,最后都摇了摇头。

    锦园的下人众多,所以大约换了两批,都没找到欺辱红兮的那个人。

    夜色已经黑了下来。

    “红兮,我再问你一遍,这件事情是不是你的主子指使你来做的。”

    陆承颐突然发问。

    红兮脸色微白,她瞧了一眼宋清晚,咬着唇摇了摇头。

    “跟大夫人没有任何关系,都是我一个人指使的,是我极恨二夫人,才会生出这样恶毒的计策。”

    宋清晚没有想到,红兮在这个时候还要保袁书瑶。

    她到底还有什么把柄掌握在袁书瑶的手上?但是她也没有在此时拆穿红兮。

    陆承颐咄迫的盯着红兮,“把你对二夫人做的所有事情,全部说出来。”

    宋清晚打断了陆承颐。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只想尽快找到那个男人,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陆承颐抬手,示意赵副官将剩下的人带进来。

    转眸去看她,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她坐在院子里的时间也有些久,他微微抬手,赵副官便领会,去拿了毯子过来给他。

    陆承颐起身将毯子盖到了宋清晚身上,“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

    “不必。”

    宋清晚摇头,已经是铁了心要今晚把那个男人找到。

    最后一批人进来,红兮找了一圈,还是摇头。

    宋清晚紧锁着眉头,“锦园所有男仆都在这里了,怎么可能会找不到。”

    陆承颐微微思索,想到了一件事情。

    之前加藤和贵有内应在锦园,姑苏起了战争,便没有多管这件事情。

    如果欺辱晚香的是那个内应,那么

    是根本不可能再找到了。

    他想到的,宋清晚后知后觉也想到了。

    她撑着额头,责怪自己一时心急,打草惊蛇。

    “你们都下去吧。”

    陆承颐屏退了所有人,看向红兮,“你留下。”

    “你想怎么处理她,我交给你。”

    这话他是对宋清晚说的。

    宋清晚看了一眼红兮,苦笑,“她不过也是一颗棋子罢了,我又能如何处理?给她一些银元,让她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