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355章 断了流言
    “我今夜不走,留在这里陪你跟星儿。”他张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宋清晚望了一眼星儿,做了噤声的动作,抬手指了指厅外,示意出去再谈。两人移步到外厅来,宋清晚打量着陆承颐的神色,问道,”今日宴上那个人说的话,你可信?”陆承颐不由失笑,他知道她会这么问,就是怕白日里,那个神棍说的话他听进了心里去。“若是别人,许就信了,可是我陆承颐从来不信鬼神之说,我既收了星儿为义子,就已经把他当成了我的孩子。”陆承颐说出来的这些话,多少还是让宋清晚有些意外。他望着她的目光微微有些炙热。“我也希望你可以相信我,我会好好对待星儿,不会让你们受到一点伤害。”陆承颐说话的时候,依旧认真的盯着她,仿佛是要看进她的心里去。宋清晚说不上来心里确切的感受,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她不敢再把期望放在谁的身上,也不敢再轻易去相信谁。尤其是陆承颐,他所处的位置和身份不同普通百姓,整个南平的人都在看着他。他不是神,许多事情也不在他的掌控中。她有些不自然的避开了他的目光,垂下眼眸,思考起来宴上一些细节,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那个算命之人,怎么会选择在宴上当着这么多人来说星儿的命格?你不觉得奇怪吗?”提起这件事,陆承颐的眸光逐渐冷了下来。“这件事情应该是有人故意安排,我已经让赵副官去查那个男人的底细,应该一会儿就会有他的消息。”宋清晚心里沉闷不安,她只怕有人是为了对付她,所以才利用了梁星。略微一思,眉眼顿时锐利了几分。若是这出戏是为了她而演,那么这锦园里还有谁?只怕是袁书瑶又开始坐不住了吧!陆承颐观察着她的神色,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担心星儿?”宋清晚的神色很凝重,她直视着陆承颐,认真道,”是,我答应星儿要保护他,就绝不会让他出一点岔子。”“这件事,我已诺你,你不必担忧。”“如果这件事查到是袁书瑶做的,你会包庇她吗?”她的话丝毫不委婉,问的直接,让陆承颐有些猝不及防。他眉间微拢,”你说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查到了什么?”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过相似,让宋清晚不禁觉得好笑。以前她告诉他的话,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如今又指望他会对袁书瑶如何?事关星儿,她也只能靠自己了。“算了。”宋清晚敛了情绪,转过了目光,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浅浅的抿了一口,润了润嗓子,松了紧张的情绪。“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锦园的女人都希望他能留下,这样被人赶,也只有宋清晚才能做的出来。但是陆承颐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原位上,眸光深深的瞧着她,似乎是有话要说。宋清晚微微挑眉,也懒得同他计较,起身要往房间里走去。陆承颐长臂一伸,便将她抱坐在了腿上。他的手微微按压着她的肩膀,巧妙的避开了伤口,让她紧紧的贴着了他的胸膛。“如今我们和以往已经不同了,我们有了星儿,这是老天爷的赏赐,他就是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三人在一起,也会很”陆承颐的语气中透出对未来很温馨的幻想,仿佛二人之间的约定完全不存在,他扣住她,将头窝在她的肩头上,两人贴的很近,她能感受到他的温度。越是这样,宋清晚心里就越沉重,对他的抵触也就更多一些。这些话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触动了,她不想让星儿跟陆承颐过于亲近,也不希望他将星儿计划到他的生活里去。“别说了。”宋清晚有些冷淡的打断了他,她背对着他,身体僵硬。“星儿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只希望你不要送星儿走,等时间到了,我会带着星儿一起离开南平,绝不牵连你。”这些话,一字一句如刀刺着陆承颐的心。“你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话才落音,陆承颐突然用力将她转过去面对着他,她错愕下,那张薄唇已经覆了上来,他的吻如狂风暴雨般,像是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去。他的气息有些粗噶。按着她的肩膀也用了力,宋清晚睁大眸子,双手才抬起来,就很快的被他单手压制住。“你你卑鄙,你说过不会越距的。”她脸色涨红,有些气息不稳的吐出这句话来。哪知,男人趁机加深了这个吻,攻略城池,撬开了她的牙齿。在情事上,宋清晚根本就不是陆承颐的对手。他的手从衣服下摆里摸了进去,宋清晚紧紧的抓着他的手,瞳孔紧缩,不可置信的盯着陆承颐,情急下,她狠狠的咬了一口他的唇。瞬间,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而出,他微微皱眉,但是却不肯松开。他的手已经顺势而上,握住了她的柔软,他真的太想她了。现在的宋清晚对于他来说,就如同曼陀罗一般,像是毒药,明知道不可靠近,可还是不由自主。连他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了。心里有了这样清晰的认知,他心头一动,越发的想要她,难以控制自己的情欲,以及对她的情愫。有多久没有这样碰过她了?可是当他将宋清晚拦腰抱起时,却看到她红了的眼睛,他微微一愣,走路的动作停了下来。宋清晚的委屈几乎是要从心底蔓延出来,她眼里充斥着无助,推诿着他,眉眼中充斥着恐惧。“不要碰我。”几乎是咬牙说出,她紧紧的掐着自己的掌心,逼自己狠心,不可以再乱了心,否则,他们这样纠缠,那以前的债账又如何来算?看到她红了眼,心里就像是被刀剜着一般。若是以前,陆承颐只会顾着自己,她恨了也就恨了,可如今,他开始顾虑她心里的感觉,几乎是小心翼翼的照顾她的情绪。他眼脸微垂,唇边浮出苦笑。”真的就这么讨厌我吗?”陆承颐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沙哑,还有一些无奈。他怎会有这些情绪?宋清晚抬眸去看他,只见他的眼底失落寂寞,心里一恸,很快又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她微冷了声音,“我希望你说话算数,不然只是逼我毁约,提前离开这里,我知道你的的手段,如果你逼我紧了,那大不了你得到的只是我的一具尸体。”陆承颐没有说话,将她抱到床上去,然后弯腰将她乱了的衣服给整理好。宋清晚握住自己的衣边,心里纷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