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410章 一起同往
    本是深夜,宋清晚的卧室里却是灯火通明,陆景墨和陈正伯此时皆是眉头紧皱地看着她手中的信。

    “陈凯确实是他的作风,他居然卷土重来了。”

    陆景墨指尖点了点那张信纸,三人的脸色都凝重了些许。

    “他如果只是想要矿图,那就给他,物资再多,人不在的话有什么用。”

    宋清晚当机立断地下了决定,陆景墨想要还说些什么,却只是薄唇微启,没有说什么。

    毕竟那张地图是宋清晚的所有物,现在的他,也没有资格去置喙她如何做。

    陈正伯思索了许久,眉头却是松了下来,“陈凯那里我还算有几分关系,我想办法联系上他,探探他的口风。”

    “你和他有关系?”

    陆景墨挑眉,虽然有些猜测,但是军阀间关系错杂,没想到陈正伯真的和陈凯有些渊源。

    他嗤笑了一声,“他是我的表哥,但是因为加藤和贵合作,他现在估计算是瘦死的骆驼,在挣扎罢了。”

    “这样做,会不会让你为难?”

    宋清晚显然是联想起他之前带她潜入酒会的时候,那是她第一次认识到陈正伯的另一个身份,但是显然,陈正伯并不喜欢和陈凯打交道。

    陈正伯无奈地笑了一声,摸了摸宋清晚的头,“没事的,看在表亲的份上,就算他知道我这次是带着目的见他,也不会这么快撕破脸皮。”

    “正伯,谢谢你。”这个动作不带任何旖旎,只有淡淡的安慰,让宋清晚心里很是愧疚。

    陆景墨看着陈正伯轻佻的动作脸色一黑,出声道,“既然知道是陈凯做的手脚,我现在就派人去找他的据点。”

    他说完,准备走出房门,看了看宋清晚,随即又收敛起情绪。

    “不用去找了。”

    窗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女音,陆景墨和宋清晚看见来人后愣怔在原地,唯有陈正伯冷下了脸吼道,“你怎么过来了?”

    “正伯哥,我见你还没有出南平,我就进来了。”

    简心掀开了她的面纱,然后有些不自在地看了宋清晚一眼,继续说道,“陈凯在南平外占山为王的消息已经传开了,那座山易守难攻,正伯哥你不要去好不好?”

    她真的对宋清晚一点好感都没有,若不是陈正伯拦着,她几乎想要杀了宋清晚,然后任由陆承颐自生自灭。

    徐长乐的死一直是他们心里的一根刺。

    “你不要胡闹。”陈正伯将她拉到屋里,语气中满是无奈,“陆承颐的生死关系到整个华国的局势,你以为如果他死了就只是死了一个人吗?连带着南平乃至姑苏,南边的所有省市都会大乱。”

    简心撇撇嘴,但她发现宋清晚和陆景墨也没有反对的时候,就知道陆承颐的重要性了。

    “军阀势力就是麻烦。”

    宋清晚见简心不怼,心里也尴尬得不是滋味,但她必须厚着脸皮说道,“简心,我很抱歉,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简心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转向陈正伯,说,“正伯哥,你如果真的要去找陈凯,就把我也带上吧。”

    陆景墨皱眉,出声,“陈凯生性多疑,陈正伯他没有工夫照顾你这样的小情人。”

    若是因为简心坏了事导致陆承颐有什么差错,宋清晚伤心欲绝之下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甚至连所有势力都会

    闻声而动,迫不及待地将陆承颐手下的势力领地尽数瓜分。

    “什么小情人!你会不会说话!”

    简心因为陆景墨的称呼又羞又气,对陈正伯说道,“正伯哥,你这么去真的很危险,加藤和贵一死,他跟东洋人没了合作,谁知道他狗急跳墙还会做出什么事来?你带上我,我们俩也有个照应。”

    陈正伯自然不可能答应她,警告,“不要胡闹!你也知道危险,去什么去?”

    他警告完,就转向陆景墨对他说,“我一旦与陈凯对峙,简心就会成为众矢之的。陆公馆可以说是现在南平最安全的地方了,你随便将她安顿好就行。”

    “正伯哥!我不许你这么做!”

    “可以。”陆景墨没有理会简心的大喊大叫,直接应下,然后派人将她带到了楼下的客房里。

    宋清晚皱眉,她对上陈正伯的眼睛,道,“简心说得对,你的处境一旦去了就会很危险,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行!”

    屋内的两个男人一起否定了她的想法,陆景墨不赞同地看着她,“就算陈凯现在势力不多,但是他占据了地利人和,我不放心你亲自去。”

    “他说的对。”陈正伯也蹙眉地劝说,“你还有身孕,我不会让你跟着我去的。”

    “但是地图在我手里。”

    宋清晚看似平淡地说了这句事实,她只要一想到陆承颐被陈凯扣押着,心中就忍不住慌乱。

    她抬眸,手指无意识地互相摩挲着,“我一定要去,你去探了他的口风后,我正好可以亲自和他谈判,用地图把陆承颐和赵副官换回来。”

    那柔光潋滟的水眸中含着强硬的坚定,在场的两个人察觉到她眼底沉着的情愫时皆是一怔,又是失落。

    宋清晚爱的,果然已经是陆承颐了。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陈正伯喉间酸涩的问,他想要反驳宋清晚的说法,却发现自己没有立场去阻止她了。

    他可以强迫性地让陆景墨将简心带走安置,但面对宋清晚,他根本没有办法对她使用出强行的手段。

    她点了点头,眼里带着义无反顾,“你们不用再劝我了,说起来,如果不是我表现出今天想要去外面,他说不定就不会”

    无尽的酸楚在心里蔓延,自从知晓陆承颐愿意放她自由后,这反而令她如今对他更加牵肠挂肚。

    “我明白了。”

    陈正伯应下,陆景墨皱眉想要反对,却败给了宋清晚那通红的眼。

    “你们放心,我可以乔装成正伯的手下一起前去,这样陈凯也不会太关注我从而对我使什么手段了。”

    她心里因为他们二人的担心有些暖意,但一同前往的决心没有改变。

    “那我也跟你一起去。”陆景墨实在是放心不下她,提出了同往。

    “我怕陈凯调虎离山,趁机和其他军阀联手夺了南平。”

    陈正伯考虑了一下后反对了陆景墨的决定,周遭的势力不是吃素的。

    “景墨,南平和姑苏那边就交给你了。”宋清晚抬眸,眼里尽是信任,和陈正伯准备出门道,“我们会平安回来的。”

    “好。”陆景墨声音有些哑,但是还是应允了。

    看着宋清晚与陈正伯着急地连夜离开赶往陈凯阵地的身影,陆景墨叹了口气,抿唇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