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督长夫人,又退婚了! > 第428章 救出
    陈凯拉近了他与沈知烟的距离,“你要找的新靠山是我?”

    “难不成大帅这里,还有第二个靠山不成?”

    沈知烟对于他极具侵略性的眼神有些不适,却不敢流露出自己的厌恶,只能硬着头皮应付他。

    陈凯耸肩,俯下身子,距离沈知烟愈发接近,语气低沉,“当然没有。”

    欧阳偖见到陈凯眼中的兴味,给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悄然地退下了。

    于是,整个大厅只剩下她和陈凯,沈知烟见状,被斗篷遮着的手无意识地捏紧。

    “我这次来,可不仅仅是投靠大帅这么简单。”

    沈知烟正着脸色,对陈凯明里暗里的撩拨不做回应却也没做拒绝。

    陈凯闻言挑了挑眉,他的内心升起了一抹犹疑,将对沈知烟的旖旎心思压了下去,“哦?”

    她坦然自若地对上陈凯那双狭长的鹰眼,实则心里很是没有把握,“我听说大帅你已经得了矿脉的地图,而我,也想分一杯羹。”

    “你倒是直白。”

    陈凯眼里对沈知烟的兴味更加浓郁了,见过明面上巴结他的,见过暗地里要与他交易的,唯独没有见过她这样单刀直入地跟他说想要瓜分自己的利益。

    他拾起沈知烟鬓边一缕散落的发丝放在唇边,抬眸时意味深长,“已经没有沈家的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与我交易的?”

    陈凯话里的暗示让沈知烟心中蔓延一股绝望与厌恶,但是她却不能直接拒绝。

    “我有我自己。”

    沈知烟故作正色,她不着痕迹地退开了一步,那抹发丝也正好从陈凯手里滑落。

    “我可以当你的随行军医,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是南平的医生无论是中医西医都被陆家一一登记保护,你这里,应该很缺我这样的人吧?”

    她一边说着,绽放着自信从容的气质,却让陈凯更加忍不住想要得到她。

    陈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涉及到自己的短板,他也坦然地回道,“没错,我确实缺一个军医。”

    他见到沈知烟没有直白地拒绝自己,得寸进尺地扣住她的下巴。

    见她下意识瑟缩一下,陈凯发出一声轻笑,“你还是雏?”

    沈知烟哪里见过这么孟浪的人,她终于忍不住一把拍开陈凯的手。

    见他眼底划过一抹阴沉,她才不情不愿地说,“大帅,我是来当军医的,你只需给我矿脉收益的小半成,我保证你士兵的伤亡人数会降五成。”

    陈凯无所谓地甩了甩手,他俯下身对上沈知烟的杏眼,笑道,“看来是了。沈小姐,不如你来当我的大帅夫人,我保证矿脉的收益,你能拿五成。”

    沈知烟正想反驳,但是她对上陈凯认真的眼神时,语塞。

    如果陆承颐能这么看着她,该有多好。

    陈凯见她垂眸却没有反驳,还以为她真的也有些心悦自己,语气中也染上些许喜意,“怎么?沈小姐不考虑一下吗?”

    沈知烟内心满是决然,为了得到陈凯的信任,如果救出陆承颐需要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身子,她,愿意。

    “我会考虑。”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仿佛身体已经与心脏分离。

    她的爱全心全意地在陆承颐那里,可是她却要亲手将自己送给陈凯。

    “我等你的好消息。”陈凯愉悦地笑了笑。

    沈知烟昂起头,不让陈凯发现自己眼底的冷意,“但是,我还有另一个要求。”

    对于她,陈凯莫名地纵容,他随意地应道,“你说。”

    “我要单独地见陆承颐一次。”

    说完,沈知烟也有些不确定地望着陈凯,不意外地发现他布满阴翳的眼神。

    陈凯原本心中的愉悦顿时被这个名字打散得一干二净,但是碍于在沈知烟的面前,他只能沉声问道,“为什么?”

    难不成沈知烟是为了陆承颐才过来这里的?

    “你不是说要我做你的大帅夫人吗?”

    沈知烟绷住自己的脸色,装作若无其事道,“当初陆承颐好歹是明媒正娶地让我进门,我自然也要名正言顺地与他和离。”

    陈凯闻言,脸上划过一片了然,“也对,你们沈家到底是注重这些礼节的,你与他和离,我也乐意。”

    见她想要接触陆承颐居然是为了和离这件事极大地取悦了陈凯,一时间他心里的犹疑都被沈知烟抹去。

    “那就还要麻烦大帅再给我一个信物了。”沈知烟松了口气,实际上更加紧张,“我可不想自己被甩和离书的狼狈模样被别人瞧见。”

    “自然。”陈凯十分乐意给她写一封命令,递给她,“今夜晚了,我派人送你去客房,你好好休息。”

    他语气里饱含情意,仿佛沈知烟一与陆承颐和离就会答应了他的求婚似的。

    “多谢大帅了。”

    沈知烟得了他的信函,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甚至都来不及在意陈凯那对她势在必得的眼神。

    “沈小姐随我来。”门外候着的下人听了他们的谈话,无一不是恭敬地看着她,仿佛她已经是大帅夫人似的。

    沈知烟颔首,走到陈凯给她安排的院落,却看见了陈正伯。

    “你是,沈知烟?”陈正伯发现她身后还跟着陈凯的人,说道,“沈小姐是我旧识,你们退下,我要和她叙叙旧。”

    沈知烟见陈凯的人一走,就对陈正伯问道,“你也是来救承颐的吗?”

    “没错,但是这里距离南平太远了,陆承颐陷入了昏迷,我没有把握救出他。”

    陈正伯皱眉,却发现沈知烟神色一喜。

    “我让陈凯给了我一道命令可以支开看守的人,但是我需要你抓人来代替陆承颐,青儿就在南平随时可以带陆家人接应他。”

    陈正伯听到她的话,就感觉是老天爷也在帮宋清晚。

    “事不宜迟,我们今夜就开始行动,你支开看守的人就好。”

    陈正伯脸色严肃,他看了眼月色,知道时间不多了。

    沈知烟捏着信函,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了后山,陈正伯顺便打晕了一个陈凯的守卫,扛着他在牢房外。

    沈知烟用信函将牢房的守卫支开,对陈正伯说道,“动手吧。”

    宋清晚看到他们也不惊讶,以为是陈正伯的手笔,“你们不用管我,一定要救出他。”

    “自然。”沈知烟看了眼夜色,再深深地看了眼陆承颐,连忙回了自己的客房。

    她不能让陈凯起疑心。

    “都弄好了?”

    低沉的嗓音响起,陈凯果然就在沈知烟的房里等着她。

    沈知烟眼底却带了一丝绝望,却笑道,“对。”

    她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只要能够拖住陈凯一个晚上,陆承颐就能逃。

    陈凯压抑不住自己的欲望,他就势搂住沈知烟进了房。

    陈正伯扛着陆承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山脚,青儿带着陆景墨见了他,面上欣喜。

    “总长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