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有些忍不住的从床上起身,然后把房间中的桌椅给稍微清理了一下,腾出了个地方,然后跟随着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开始一招一式的把三十六招龙爪手都给试了一遍。

    到最后,陆飞的身影变得越来越过,整个人都犹如一道残影。一双大手成龙爪形,犹如狂风骤雨,“捕风式”、“捉影式”、“抚琴式”、“鼓瑟式”、“批亢式”、“捣虚式”、“抱残式”、“守缺式”,八式连环,疾攻而至。

    这八式连环龙爪手绵绵不绝,便如是一招中的八个变化一般,快捷无比。

    最后的这“抱残式”和“守缺式”是龙爪手中最后第35、36式的招数。一瞥之下,似乎其中破绽百出,施招者手忙脚乱,竭力招架,其实这两招似守实攻,大巧若拙,每一处破绽中都隐伏着厉害无比的陷阱。

    龙爪手本来走的是刚猛的路子,但到了最后两式时,刚猛中暗藏阴柔,显然已到了返璞归真,炉火纯青的境界。

    “嗯,感觉到身体的速度和反应都有了巨大的提升,这龙爪手的威力也是异常强大,招招拿人身上穴位,只要中招就跑都跑不了……”

    看着自己的双手,陆飞满脸带笑的在心中暗暗道。

    “有了九阳神功,哪怕只是按部就班的修炼,想来我也能很快的就完成淬体,达到凝血境界,等到真的神功大成,彻底易经洗髓,那才是我武道开始的第一步!”

    淬体境界只是基础,只要体内真气足够,其实完成淬体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而陆飞之前之所以一直卡在淬体初期无法突破,也是因为他的身体天赋太差,修炼的家族功法产生的那点儿内力,除非积累很多年,否则根本无法供他完成淬体。

    想着想着,陆飞突然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只是,现在我的实力还是太低了。虽然身居两种强大的功法,但九阳神功还需要慢慢修炼才行,这样的话使用龙爪手面对手拿武器的对手还是很危险。”

    也幸亏他这具身体从小就修炼陆家家传的刀法破锋八刀,虽然只是三星人阶刀法,但现在使用也足够了。

    “那么接下来,还是要靠我这破锋八刀来护身了……”

    他并没有准备在这安平城多待,这里实在是太小了,拥有的人也太少了,让他积累信仰值的速度太慢。

    如果他一直都只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那么陆飞说不定就真的会长久的待在这么个小地方了。

    但现在,他准备回广宁去。一个世家的力量,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拥有很大的帮助!

    “嗯,抽空出去买把长刀吧……”

    这破锋八刀说起来乃是战阵刀法,威力霸道绝伦,讲究的是一击必杀。

    据说这套刀法乃是当初陆飞的便宜爷爷陆通之前在军中时候学到的刀法,而后又经过了他自己不断的和一些基础刀法融合创新,创出了这么一部破锋八刀!

    一边想着,陆飞再次来到了自己的小床上。

    这给人说了一天的故事,夜里又因为奖励的事情精神一直亢奋,弄到了这么晚,陆飞也是觉得有些疲累了,所以直接准备上床睡觉。

    翌日清晨,陆飞早早地便起来了。

    虽然只睡了两个时辰的样子,但他此时却是精神奕奕,丝毫没有睡眠不足的症状。

    这也难怪,修炼了九阳神功之后,别的先不说,倒是让的陆飞一直都保持着精力充沛的状态。

    清晨时分,朝阳初升,正是阴气消散而阳气降临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之时,天地间会产生一缕朝阳紫气,这正好是修炼九阳真气的最好时间。

    现在陆飞有了高等级的功法,在修炼的过程中,淬炼自己的身体的速度也肯定会大大提升,所以他心中也是想要争取早日突破。

    正是因为如此,陆飞直接起了个大早,翻身来到了房顶,在一片青瓦之上盘膝坐定,面对初生的朝阳,开始了打坐练气。

    体内,随着陆飞运转九阳神功的功法,体内本来那些不动的九阳真气慢慢凝聚出一条丝线,然后直接游走他的全身。

    高级功法就是高级功法,和之前修炼的家族内功相比,陆飞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游走的同时,还不断洗练着他的身躯。

    随着陆飞不断的运转周天,时间也是慢慢的过去。

    当太阳已经升的老高的时候,陆飞听到了下边有人在叫自己。

    心中一动,陆飞停止了修炼。

    “这是小喜子的声音,应该是来叫我吃饭了……”

    心里想着,陆飞脚下轻轻一点,然后整个人就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

    而此时在他的房间门口,正有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那里,还一边拍着门。

    “陆先生,陆先生……,您醒了吗?该吃饭了!”

    摇头轻笑一声,陆飞迈步走了过去,直接从身后伸手拍了他一下。

    正在叫门的小喜子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到竟然是陆飞,顿时一脸的诧异。

    “咦,陆先生您起这么早?您这是去哪儿了?”

    看着陆飞此时衣袍上竟然还有露水的痕迹,顿时让他更加惊讶了。

    “没事,只是起早了,就出去转了转。”

    “哦,这样啊。”

    小喜子也不怀疑,直接笑着道:“那想来先生您也饿了,正好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您去吃早饭吧。”

    陆飞点头,“好,等我稍微梳洗一下,换件衣服就去。”

    “好嘞,那我就先到前面做事了。”

    看着离开的小喜子,陆飞也进屋整理了一下,然后到后厨那里吃了早饭,拿起自己所有的财产,溜溜达达的就出了邀月楼的大门。

    安平城有一个叫做铁泽居的兵器坊。

    这里算是整个县城唯一打造兵器的地方了,其他一些铁匠铺也就只是打造一些农具之类的东西,唯独这铁泽居的刘大师,乃是一位技艺高超的铸造师。

    不单单是整个安平城的武者们,就算是周围那些郡县之中,也有很多人都慕名而来,花重金请这位刘大师出手铸造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