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陆飞让身后的阿牛先去清洗了一下,然后换了套守卫们的黑色武士服。

    之前因为对方一身的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样子,陆飞倒是没有看的太清楚,现在清洗过后陆飞才发现……

    这阿牛虽然看着壮实,但真实的年龄应该没多大,此时那憨厚的脸上,还带着丝丝的稚嫩。

    “阿牛你大名叫什么?今年多大了?”陆飞坐在那里,轻声问道。

    阿牛那硕大的身躯微微佝偻着,低着头,样子有些滑稽。

    听了陆飞的问话,这才抬头说道:“我没有大名的,从小大家都是叫我阿牛。我今年二十岁了。”

    “那你之前练过武吗?”

    阿牛直接摇了摇头,“没有。”

    陆飞点了点头。

    从自己的观察来看,这阿牛虽然有一把子力气,而且长了一副好身板,但从他走路的步伐和之前拿刀砍人的样子来看,都不像是一个练武之人。

    不过这家伙有这么一副好身板,再加上之前砍人的那种狠辣劲头儿,如果调教一下的话,绝对是一个绝好的打手。也正是如此,所以陆飞才同意让他跟在自己身边。

    “嗯,名字的话,我给你起一个,就叫陆展博吧。接下来我会教你武功,好好练。练好了你就当我的贴身护卫好了。”

    阿牛没有任何意见的直接点头。

    “嗯,我听公子您的!”

    这阿牛虽然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但是为人知恩图报,性子执拗,认定的事情就算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既然他已经认定了陆飞是自己的主人,那么对于陆飞的任何话,他都会无条件的去执行。

    这一点,也是陆飞非常喜欢的。最起码这种人放在自己身边会让他安心。

    正在陆飞陷入沉思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异响惊醒,然后就看到阿牛那涨红的脸庞,和旁边捂嘴偷笑的芙儿。

    瞬间明白了什么的陆飞摇头一笑,看着两人,道:“是我疏忽了,阿牛你还没吃饭吧。芙儿你先带他下去弄些吃的。”

    说着,看了看阿牛那硕大的身躯,又加了一句道:“嗯,多准备一点儿。”

    芙儿娇笑着俯身行礼道:“是,公子。”

    看着离开的两人,陆飞的目光渐渐变的幽深。

    他现在这也算是暂时的掌控住了整个黑山矿区,至于接下来能不能真正在这里站稳,一切还都要看自己那位便宜老爹的态度。

    从之前宋山给自己的消息来看,在自己杀了那三个矿洞管事之后,刘清就已经趁乱逃走了。

    不用说,他肯定是要到陆家告状去了。

    之所以这么急,估计也是被自己的手段给吓住了,唯恐自己接着这件事情把他给扯出来,然后一起杀了。

    不过他这倒是有些想的太多了。

    就算是真的用这件事情把刘清牵扯出来,陆飞也不可能真的就把他一刀给宰了。

    再怎么说也是他那位大娘的心腹,除非陆飞是准备直接和大夫人那一系撕破脸,否则这刘清就杀不得。

    陆飞之所以回到陆家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得到陆家的资源来帮助自己修炼的,对于那陆家家主的位置,他没有任何的想法。

    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份,除非能够比他的那位大哥陆风更早的突破到先天境界,否则陆家继承人的位置,他连一丝一毫的希望都没有。

    他的志向是整个江湖武林,可不是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广宁府中的小世家里边去和人勾心斗角!

    …………

    数日之后,矿山管事刘清一身的风尘仆仆的赶回了陆家。

    在给大夫人刘氏详细的汇报了矿山发生的事情之后,就直接被大夫人给带到了议事厅。

    此时在议事厅中,陆家家主陆海正在和陆家的几位家老一起议事,旁边还有陆氏三杰的路风三兄弟一起旁听。

    之前是因为陆家商队要去打通广宁到关内的新商路,所以这才会派了陆风这个无可争议的家族继承人去坐镇,而陆云两兄弟则是跟着自己大哥去见世面的。

    不过在商路打通之后,那么自然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再跟着了,所以就留在了家中,帮助陆海打理家族事务。

    看到大夫人竟然如此直接闯进了议事厅,陆海的眉头微微皱起。

    在陆家,陆海的威势很重,哪怕是那些家老,在他的面前也都不敢有丝毫的逾越,一切都要按照规矩来。

    现在刘氏竟然敢直接闯进议事厅,这让他的心中有些微怒。

    “什么事。”

    非常平淡的一句话,却是让下边跟在大夫人身后的刘清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什么事,还不是那陆飞惹出来的事情!”大夫人同样一脸不满的道。

    对于陆海竟然把陆家矿场交给陆飞这个庶子来管理,这件事情大夫人心中一直都是非常不满的。

    所以此时说起话来,倒是也不顾陆海的脸色了。

    “那陆飞一直在外,根本没有接触过家族的事情。老爷您竟然直接把我们陆家矿山交给了他,可不就惹出祸来了!”

    “刘清,具体是什么事情,你来和老爷说说。”

    “是,夫人。”

    刘清不敢怠慢,连忙走了出来,躬身对着陆海诉说着前几天发生在矿场中的事情。

    当然,他的话自然是被刻意掩饰过的。

    就像是那些矿奴们之所以暴动,他就直接归咎于陆飞急功近利,一直逼迫着增加产量,所以最后导致了矿奴们的暴动……

    “那么,现在黑山那边具体是什么情况,你可知道?”陆海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似乎刘清所说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一样。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因为早在一天前陆海就得到了陆飞和宋山两人分别传递过来的消息,把整件事情从开始到最后陆飞出手平复动乱等丝毫不落的都讲述了一边。

    陆飞的信中并没有指出是谁在故意坑自己,他只是把自己发现的一些蛛丝马迹,加上一些推断,和最后的处理情况,包括此时矿区已经彻底恢复正常等等都告诉了陆海。

    因为陆飞知道,对于陆海这个家主来说,只要矿区那边不会影响到家族的利益获取,那么具体发生了什么,他轻易不会管的。不然还要他陆飞这个主事人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