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少年宗倔双眼滴溜溜乱转,想要找机会逃走。

    可惜,对方的几人明显都是江湖老手,直接把他围在了中间,根本不给他任何逃跑的机会。

    “我说,你看我们如果在这里动手的话,肯定会把整个房子都给拆了。人家开个酒馆不容易,不如我们到外边去打如何?放心,我绝不会逃走的!”

    听着宗倔的话,刀疤老大冷冷一笑,道:“别白费心思了。谁不知道你宗倔本事不行,但一双快腿可是有名的很。好不容易把你堵在了这里,我们还会给你施展轻功的机会吗?”

    “至于这些人……”

    刀疤老大扫了一眼坐在那里的陆飞,还有那已经被吓得趴在灶台处不敢动弹的夫妇,继续道:“我可不想今天的事情传出去!”

    “我靠!你要杀人灭口!”宗倔一声惊叫。

    “哈哈,老子兄弟三个本来就是杀人如麻的盗匪,就算是杀人灭口又如何?”

    对方的话让宗倔眼中流漏出一丝笑意,然后就见他直接对着陆飞所在的位置喊道:“喂,兄台,你也听到了,他们这些家伙可是准备杀人灭口的,难道你还不准备出手吗?”

    他的这声喊让陆飞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本来以他现在的位置,就算是他们真的打起来,自己也有机会从容离开。

    可是现在听了那宗倔的话,本来对陆飞毫无警觉的五个人立刻也把他给盯上了……

    看到陆飞依然没有动作的样子,宗倔心中有些焦急,再次喊道:“兄台放心。别看这几块料长得凶神恶煞很厉害的样子,可他们其实没什么本事,之前追了我三天都没有追上去,废物的很!”

    陆飞倒是被这话给逗笑了,放下手中酒杯,道:“既然如此,那这位少侠就把这些滥杀无辜的匪人给杀了吧。除魔卫道,也省的伤及无辜。”

    “……”

    这话让宗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难道要说自己除了会跑,拳脚功夫实在稀松平常,打不过他们?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一副丝毫没有把面前几个家伙放在眼里的样子,这让那狼山三凶有些忍不住了。

    三凶中一个手拿大刀的壮汉转头看着刀疤老大,怒声道:“老大,我先宰了这个小崽子,你们看好了那宗倔,别让他跑了!”

    刀疤老大看了一眼对面两个斗笠人,然后点了点头,道:“好,老三你小心点儿。”

    “哼,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而已,也不知道在那里学了点儿功夫,就敢出来闯荡江湖了,就让老子教教你什么叫江湖险恶!”

    一声暴喝,老三手中大刀一挥,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雪亮的刀锋瞬息之间已经来到了陆飞的头顶。

    陆飞虽然表面神色不变,但早在对方出手之前,就已经死死地盯着他的双手。

    就在对方挥刀砍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也已经有了反应。

    脚下用力一蹬,整个人凭空移了一尺,险险的让对方的刀锋擦着他的面门而过。

    凛冽的刀锋闪烁着刺骨的锋寒,让陆飞感觉到自己头皮都一阵刺痛。

    轰!

    陆飞面前的桌子直接被锋利的刀锋给一分两半,四散而去。

    见此陆飞目光一凛,没想到对方的一刀竟然蕴含着如此霸道的力道……

    不过他的眼中依然冰冷,如万年不化的寒冰,右手直接一掌击在了对方的刀面之上。

    嘭!

    一声巨响,老三只感觉自己手中大刀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竟然让他的右手一阵麻木。

    这一下倒是让他吃惊不小。

    实在是,老三怎么也没想到,这看似一个瘦瘦弱弱的书生,一出手竟然有如此巨大的掌力!

    陆飞一掌出之后并不停手,左手如出洞蛟龙,顺势而上。

    那老三想躲,但此时双方距离太近,已经是躲闪不及,就这样直接被陆飞的左手龙爪扣在了脖子上。

    嘎啦!

    一声让人心惊的脆响,那老三的喉咙已经被陆飞这一抓给捏碎了。

    龙爪收回,五个黑洞洞的血洞出现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大量的鲜血开始喷涌而出。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等到另一边包围宗倔的几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狼山三凶的老三已经直接倒地,气绝而亡了……

    “老三!”

    “三弟!”

    剩下的两个看着地上那不断抽搐的尸体,顿时睚眦具裂,也不管那宗倔是不是会逃走,直接挥动兵器对着陆飞冲了过来。

    刀疤老大手中的武器是一把细刀,凡是用此刀者,必是刀法诡谲之辈。

    他们三人也是狼山横行多年的大盗,战斗经验自然丰富无比。如果之前不是那老三轻敌,被陆飞抓住机会一招致命,不然陆飞想要轻易赢他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刀疤老大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芒,他手中的长刀之上猛然间爆发出了一股璀璨的青芒来。

    快,极致的快!

    刀锋荡漾起一股慑人的寒芒,竟然犹如一条毒蛇一般蜿蜒而行,让人根本看不清这一刀要砍在哪里!

    陆飞见此不容犹豫,直接就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六龙回旋”,拍了出去。这是降龙十八掌的精妙招数,一掌之中分两股力道,一向外铄,一往内收,形成一个急转的漩涡。

    两股不同的掌力交融,直接把对方这必杀的一刀给拉扯开了一分。

    ‘嗤’的一声,刀光从险之又险的从陆飞的身前划过,撕裂了他身上的青布长袍,那长刀的锋芒甚至让他都有一种针扎的感觉。

    而这时他的危险并没有过去,一道呼啸的劲风忽然袭来。却是那手持双短枪的老二,一身狂暴的气血和真气凝聚在他手中,双枪合为一处,竟然好似一柄大锤般直接对着他的脑袋砸落,气势刚猛狂暴无比!

    此时陆飞因为躲避之前那一刀已经被彻底逼退到了死角,面对对方的一击已经是避无可避……

    值此危急之时,陆飞眼中寒光一闪,直接不管那刀疤老大,而是双掌齐出,直接迎向了双枪。

    一股巨大的力道从手上传来,让陆飞感觉到自己内腑震荡,一缕鲜血从口中溢出。

    但陆飞此时却不管这些,借着那双枪砸下的力道,他直接集中全身力道往后一靠,直接把背后圆木钉成的木墙给撞了个大洞,他的身子也直接跃出了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