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主管Q391215】 > 其他小说 > 行走江湖的说书人 > 第七十三章 出发
    黑石镇养伤的这一个月,没有任何预料中的敌人出现。

    这样的结果虽然让陆飞和宗倔两人都非常疑惑,但能够有这种安稳的环境养伤,还是非常难得的。

    只是若让陆飞知道此时他们的周围有不少于三个先天级别的武者,甚至还有一个先天中的绝顶高手存在,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有胆子待下去了。

    “都说深山藏虎豹,田野埋麒麟,没想到这区区一个荒山小镇,竟然有胡先生如此医道圣手!”

    看着已经活蹦乱跳的宗倔,陆飞忍不住赞叹出声。

    说实话,当初他们两个来到这小镇的时候,陆飞都没觉得宗倔这小子能够活下来。

    毕竟寒毒入体,盘踞经脉,而他又受了内伤,无法帮他,若不是有这医馆中的胡先生以异法压制了那些寒毒的爆发,宗倔绝对撑不到自己内伤恢复的。

    而且自己当初几乎废掉的左手,在那位老先生一些简单的药膏治疗之下,竟然彻底恢复如初,连疤痕都没有留下,这简直都能够比拟自己之前使用的四品灵药续骨膏了!

    单单是这两件事,就不是那些江湖上所谓的神医能够做到的。

    旁边宗倔听了陆飞的感叹,一副有什么大惊小怪表情的说道:“这有什么,说不定是个什么隐世的神医之类的。”

    陆飞微微一笑,看着他,道:“可一般那些隐士不都是非常不喜欢外界打扰吗?这种隐世的神医,不都该有这样那样的规矩,比如什么几不救之类的……”

    这话倒是让宗倔微微一愣,道:“这倒也是。我之前在江湖上听到的话本,说是在西汉之地有一个叫做药王谷的地方,那里边有个什么神医,就有个什么六不治的。”

    这话倒是让陆飞有些感兴趣了,道:“是哪六不治的?”

    宗倔想了想,道:“一是依仗权势,骄横跋扈的人不治;二是贪图钱财,不顾性命的人不治;三是暴饮暴食,饮食无常的人不治;四是病深不早求医的不治;五是身体虚弱不能服药的不治;六是相信巫术不相信医道的不治。”

    陆飞脸色微微一顿。

    这规矩虽然听起来不符合医者之心,但仔细一想的话却是没有丝毫问题的。和陆飞前世在小说里看到的那些秉性怪异甚至乖张的家伙截然不同!

    “虽然这规矩不少,但这位神医倒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也不愧‘医者父母心’这句话。”

    “西汉?药王谷?”

    陆飞微微沉吟,记住了这个名字。

    此时旁边的宗倔没有在意这个,直接看着陆飞道:“对了,现在我们在这里都耽搁一个月了,闾山遗迹开启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我们是不是也该过去看看了?”

    听了这话,陆飞也回过了神,看着宗倔道:“可以。不过你答应我的地图,是不是该给我了?”

    宗倔神色一窒,抽了抽嘴角,道:“不是说好了我们一起的吗?这地图在谁的手里不是都一样?”

    “不一样!”

    陆飞双眼一瞪,道:“江湖中人最重信诺,这个条件可是之前就说好的,难道你想食言不成?”

    虽然陆飞不一定非要这地图,但这种东西,在自己手里总归比别人手中要好……

    何况对于这宗倔,他还是保持着一分警惕的。

    “谁食言了!”听了陆飞的话,宗倔立刻反驳道。

    “我给你就是了。不过你也别忘了自己答应带我一起的承诺。”

    “大不了到时候遇到了什么好东西,我都让你先挑,我就是想要凑个热闹而已。”

    宗倔这话倒也不是骗他。

    身为赤峰山十八连寨中赤云峰峰主融神境高手韩金鹏的弟子,他可是什么都不缺。

    不管是功法秘籍,还是修炼所需要的灵药,甚至四品以上的名刀名剑他都不缺。

    只不过他从小性格跳脱,修炼的时候总是偷懒,也就是只对轻功感兴趣,所以也就造成了现在拳脚兵器功夫太差的结果。

    也正是因此,那位遮天翼韩金鹏一直不让自己这个弟子下山。

    不过谁知道他竟然会趁着自己前往龙首峰的空挡,自己竟然逃了……

    陆飞看着宗倔拿出了自己的空间秘匣,直接以特殊手法打开,从里边拿出了一卷普通纸张所画出来的地图。

    接过了地图之后,陆飞皱了皱眉。

    这上边所画之地倒是和老蝎子给自己的差不多,但相比起来,明显是老蝎子的更加详细,甚至连周边有那些危险都标注了。

    见此,陆飞不动声色的把地图收了起来。

    不过看到了宗倔手中的空间秘匣,一副感兴趣的样子道:“我说宗倔小弟,和你商量个事情怎么样?”

    本来正查看自己空间秘匣中所携带物品的宗倔突然一顿,有些警惕的看了过来,道:“你想干什么?”

    陆飞一脸和善笑容,道:“是这样,你看这地图纸张脆弱,稍有不慎就可能毁坏,不如你把这空间秘匣接我用几天,等到闾山遗迹过去之后,我再还给你,如何?”

    宗倔顿时脸上一抽,瞪圆了眼睛看着眼前之人。

    “不如何!”

    “你真当我傻吗?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我师父手中磨过来的,给你用?到时候你跑了怎么办?”

    陆飞撇撇嘴,“以你师父的实力,以你们赤峰山的势力,这东西肯定不少,你再和你师父要一个不就行了?”

    “你不是说我们是共患难的交情吗?正好这空间秘匣当做见面礼送给我算了!”

    “你……!”

    似乎是没想到陆飞竟然会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宗倔手指颤抖着指着他,良久才说道:“你也是想瞎了心了!”

    “你以为这空间秘匣是大白菜呢?还再要一个?”

    “我告诉你,想要我的空间秘匣,我们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看到他的表情,陆飞心里暗暗一笑。

    刚刚也不过是想要故意逗逗这熊孩子而已,就算真的宗倔要给他,他还要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呢。

    “算啦,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我们一路上,你要当我手下的小厮,这样也好掩人耳目。”

    “那你呢?”

    “嗯,我当然是做个游走四方的说书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