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主管Q391215】 > 其他小说 > 行走江湖的说书人 > 第七十五章 锦衣(补更)
    宗倔一边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的人,一边等着陆飞和那掌柜交涉。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陆飞就满脸笑意的走了过来。

    “怎么样?要到房间了吗?”

    陆飞笑着点头,道:“当然。而且包吃包住,不用掏钱的!”

    宗倔顿时满脸惊讶的看了过来,道:“真的?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

    “走走走,快点儿回房间,我这一路可是累死了,又渴又饿的,先把东西放好,然后好好吃上一顿!”

    “没问题,走!”

    陆飞一摆手,两人跟着掌柜的来到了后院,然后在一个房间门前停下。

    “就是这里了,待会儿我让小二给公子您把床被拿过来,就先请委屈一二了。”

    等到老掌柜离开,陆飞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宗倔,道:“进去吧。”

    看着面前这一副破败模样的房子,宗倔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等到两人真的进入到了房间之后,宗倔心中的预感终于成了现实……

    “柴房?!”

    看着房间中的场景,宗倔瞪圆着眼睛看着陆飞,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怎么?不好吗?”陆飞在房间中走了走,看了看,道:“嗯,虽然狭小了一些,但还算暖和。这种天气下,可比露宿荒野强多了!”

    “你……!”

    宗倔气苦,却发现自己对这家伙已经无话可说了。

    一摆手,道:“算了,算我倒霉。跟我走吧。我刚刚听说了,虽然这镇子上房间紧张,但只要舍得花钱,总能找到好地方。”

    “放心,这次小爷我请客,不让你掏钱!”

    看着一脸我是有钱人模样的宗倔,陆飞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走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我靠!为什么又打我?”

    “因为你傻!”

    看着宗倔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陆飞直接道。

    “我之前就说过了,我们这次在镇子上是打探消息的,当然要低调一点儿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让人发现我们手中有地图的事情。”

    “你觉得,当初追杀你的那两方势力,会查不到你的相貌身份吗?”

    宗倔眉头一挑,有些嚣张的道:“我怕他们查到吗?要是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看他们谁还敢动我一根毫毛!”

    陆飞冷冷一笑,看了看他。

    “别忘了,这里是燕郡,不是赤峰山!你觉得凭你师父的名头,能吓退像玄冰门这样的一流势力吗?”

    “呃……”

    宗倔神色一窒,有些讪讪的笑了笑。

    虽然他师父名头很响,赤峰山势力也超过江湖上大部分一流势力,但在其他地方,也没什么威慑力。何况在很多人眼中,他们也不过是一群山贼联盟而已。

    距离真正的顶尖势力,他们也许顶尖战力并不逊色,但还是差了一点儿应有的底蕴!

    …………

    两人收拾了一番过后,在掌柜的招待下吃了一顿还算丰盛的午饭,然后陆飞就在宗倔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在客栈大厅中央的一个小木台上,一桌一扇一醒木,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这……不是要低调吗?不是要遮掩行踪吗?”

    旁边被陆飞交给一个小托盘,随时准备向那些看客收钱的宗倔一脸的茫然。

    “这就是你说的低调?”

    ……

    陆飞自然不知道此时宗倔的想法,只见他抬手把一方醒木拍在桌上。

    啪!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骐挥尾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本来场下还没有注意他的江湖客们,在听了他的这首诗之后,顿时一个个耳目一清,感觉这首诗非常符合他们这些江湖人的心境,顿时一个个忍不住的看了过来。

    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陆飞开始朗声道:“各位看官请了。今日由小生来给大家说一个新的故事……”

    “诸君可知,在这江湖之中,悬红最高的三盗是谁?”

    下边众多武者听了这话,顿时一个个面面相觑。

    “三盗?江湖上有这个名号吗?”

    桌前的众人都是小声的和自己同伴嘀咕着,不知道这江湖上究竟有没有这什么“三盗”的。

    “呵呵,众位不知,且听小生一一道来……”

    陆飞微微一笑,慢悠悠的道。

    好吧,这次他并没有说倚天和神雕的故事,而是把自己前世看过的一个动漫给改了改,然后讲了出来。

    虽然这样不会给他带来信仰值,但这次他本来就不能显露身份,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微微停顿,陆飞继续道:“这当初横行一时的三盗,就是那冥火僧,千面狐,还有最后一位的白衣…段云!”

    “冥火僧……?是谁啊?难道还是个和尚?”

    “是啊,还有那千面狐又是什么人?难道还是一头修炼成精的狐狸不成?哈哈……”

    “白痴!这千面狐,听名字就知道,应该是个精通易容术的高手!”

    一个身穿青衣手拿长剑的年轻剑客鄙夷的看了看那些无聊搭话的家伙们。

    “一群土鳖!”

    “你……!”

    被骂的人顿时一个个对他怒目而视,不过看了对方的打扮,感觉是自己惹不起的人,也只能是愤愤不平的坐了下来。

    对于下边的事情,陆飞自然不会管,继续说自己的故事。

    “先说这三盗其一,冥火僧!”

    “此人,他身在佛门,却不吃斋念佛,持戒修身,反倒是耍得一手火药爆裂之术,所过之处,火海漫天,殃及万千生灵!”

    “有道是:三生浮屠忘归处,菩萨顿首莫奈何!”

    刚一开篇,就把这冥火僧的凶残给大致描述了出来,让下边的众多江湖人在心里对这个人也有了一个清楚的认知。

    “说的好!”

    “好!”

    “我竟然不知道,在我大秦国内,竟然还有这么一号凶人吗?”

    ……

    一时间,下边众人再次谈论了起来。陆飞手拿折扇,抱拳对着在座的众人行了一礼,道了声谢。

    “再来就是这三盗其二,千面狐花道常……”

    “传闻中,这千面狐有一千张面孔,无人知晓其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甚至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此话一出,倒是让下边众人有些不相信起来。

    “先生,此言差矣。这易容的话,不知道真面目还可以理解。这连男女都分不出来,这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吧?”其中一个做文士打扮,但腰间悬挂长剑的中年开口道。

    “是啊是啊,再怎么说也应该知道男女吧?”

    陆飞面色淡然,轻声道:“各位切莫着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