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绿相间的雪松林前,只有陆飞和宗倔两道身影,四周一切都是寂静的,偶尔能够听到微风吹动白雪覆盖的雪松枝丫的声音。

    在宗倔紧张的注视下,一个黑色的身影慢慢从雪松树后边走了出来。

    “是你?!”宗倔手中短剑微微用力握紧。

    眼前出现的,不正是当初在客栈中和那马鸣风冲突的神秘黑衣人吗?

    要知道,对方可是先天……

    面对着这样一个对手,即便是宗倔心中也是有些没底。

    黑衣人的面貌依然隐藏在斗笠之下,让人看不清此时他的表情。

    “宗倔?陆飞?”

    一个尖锐的声音陡然响起,让陆飞两人同时一惊。

    对方竟然连自己两人的名字都知道了?

    要知道,他们当初在客栈的时候,可没有使用自己的真名。

    那么对方是怎么知道他们真实身份的?

    “你是谁?”陆飞皱眉问道。

    “我的身份,你还没资格知道。”黑衣人冷冷道。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们两个本事不大,胆子却不小。手里拿着遗迹地图还不知收敛,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就出现在闾山镇之中,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都是瞎子吗?”

    两人心中同时一震。

    没想到自己手中拥有地图的事情对方会知道。

    宗倔轻轻瞥了陆飞一眼,压低声音道:“怎么办?这家伙可是先天,要不要跑?”

    陆飞顿时有些无语。

    这宗倔还真是……遇事光想着逃跑了……

    当然,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毕竟明知道打不过,不跑难道等死吗?

    可是这种方法对陆飞是行不通。

    他可没有宗倔那么好的轻功傍身!

    如果此时的他还只是后天武者的话,那还真的要危险了。可是现在……

    看着陆飞浑身气势竟然隐隐有和对方针锋相对的意味,宗倔顿时脸色一变,道:“陆飞,你可别犯傻!”

    “对方是先天,可不是之前那几块料可以相比的。”

    “为了一个还不知道有什么的遗迹而犯险,不值得!”

    前方黑衣人突然也是冷冷一笑,道:“不错。不愧是韩金鹏的徒弟,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看着被说破了身份而惊讶的宗倔,陆飞眼睛微微眯起,道:“你既然知道他是韩金鹏的徒弟,那么你还敢动手吗?”

    “为什么不敢?”

    黑衣人毫不犹豫道。

    “想要靠这点儿背景就来威胁我,那你可就打错了算盘!那韩金鹏我虽然惹不起,可不代表我就会害怕他的一个徒弟。何况这里是什么地方?就算是我把你们杀了,又有谁知道是我做的?”

    陆飞摇了摇头,看来对方是根本没打算放过他们的性命。

    既如此……

    “遗迹地图就在我手里,想要,就来拿吧……”

    看着一脸淡然之色的陆飞,那一双藏在黑幕下的双眼闪过了一丝杀机。

    和两个不知死活的小辈,没什么可浪费口舌的!

    手中黑色长剑瞬间化作了一道幽光,如黑色的闪电,携带着无尽的杀机,瞬间跨过了数十丈的距离,来到了陆飞的面前。

    “小心!”

    宗倔神色大惊,手中短剑挥出想要救援。

    可是相比起先天武者来说,他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看着对面陆飞双眼之中没有丝毫的波动,似乎面前这必杀的一剑并不存在。

    这样的情况让黑衣人心中杀机更盛。

    就在黑衣人的长剑距离自己不到五米的时候,陆飞终于动了。

    只见他只是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

    虽然知道对方与自己的修为天差地别,可黑衣人的注意力依然是关注着陆飞的一举一动。

    可是看到面对自己这绝杀的一剑,面前这个家伙竟然只是推出了平平无奇的一掌。

    “……他难道还想凭借着一双肉掌去硬接自己覆盖着先天真气的剑锋吗?”

    黑衣人觉得面前这个家伙绝对是疯了!

    可是,就在他手中的锋芒要刺破一切阻碍,取对方小命的时候。

    陆飞那看似平淡的一掌之中,猛然爆发出了一股赤金色的真气……

    吼!

    隐隐间,宗倔只觉得自己耳边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然后他就看到了让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以陆飞手掌和剑尖接触的地方为起点,那黑衣人手中漆黑如墨的长剑剑身竟然寸寸碎裂开来。

    然后就是陆飞的手掌化作金色巨龙,直接印在了同样震惊无比的黑衣人的胸口。

    噗!

    一口夹杂着内脏的鲜血喷了出来,把挡在黑衣人面前的黑色纱幕给染成了血色。

    “这……这就,死了?”

    宗倔看着已经倒在了雪地里的身影,嘴里呢喃道。

    这突然的一幕让他有些回不过神。

    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先天高手,竟然被陆飞一掌就击杀了……

    想要做到这些,那陆飞的实力绝对要超出对方许多才行。

    可是,他和陆飞相遇的时候对方可是不过通脉中期而已……这才多少天,就已经是先天之上了?

    “隐藏实力吗?”

    宗倔心中忍不住想着。

    可是这样也说不过去啊?毕竟当时他们两个可都是差点儿死在那个小酒馆的。

    如果当时是他故意隐藏实力,那么目的又是什么?地图吗?

    宗倔连忙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赶了出去。然后看着陆飞,一脸震惊的直接问道:“你是……先天?”

    陆飞微微一笑,道:“前几天刚刚突破的。”

    “可我怎么不知道?”

    宗倔忍不住追问。这些天他们两个可是都一直在一起的!

    “只是突破先天而已,睡了一觉就发现自己突破了。难道还给你弄个天降异象什么的吗?”

    “靠,那么也不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就突破吧?”

    宗倔感觉自己有些像抽人。

    还真当自己没见过人家突破的样子吗?

    虽然说天降异象什么的有些夸张,可因为后天突破先天的危险性,很多武者都是在突破之前,就提前很多天去做好准备,把一切可能需要到的东西都准备齐了,然后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稳定心神,然后才会尝试突破。

    这个时间一般最少都需要十天半个月的,现在你给老子说你睡了一觉就突破了?逗我玩儿呢?!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