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会结束,陆飞跟随着徐家父子直接返回了徐家。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让陆飞心中微微有些郁闷,不过失去就失去了,一门残缺的刀法而已,以后肯定能够得到更好的!

    陆飞心中自我安慰着。

    而得到玉髓的徐谦显然很兴奋,颇有一种恨不得马上就服用炼化了的感觉。

    不过想想陆飞,他还是忍住了。

    “贾兄不用生气,那谢飞花本来就是个疯女人,我看她这次原本就是想来捣乱的,她那刀法显然就没打算出手。”

    “不过一本魔道妖人的刀法,想来修炼之后对我等正道武者也没什么好处,不要也罢。”

    陆飞轻笑着摇头,道:“这倒没什么可生气的,毕竟刀法是别人的,她既然不想交易,我也不能强买强卖。”

    既然交易会已经结束,陆飞也就不打算再待在交黎府了,所以直接对徐谦提出了告辞。

    徐谦听了立刻挽留道:“可是小弟招呼不周?贾兄为何要如此急着离开?不如多在交黎府待一段时间,也好让小弟多尽地主之谊啊。”

    陆飞坚定的摇了摇头,拒绝道:“多谢徐贤弟好意,不过既然我已经知道了马鸣风的消息,还是尽快赶过去才好。”

    因为一直都在追寻那个抢夺了巫王至宝之人的下落,所以马鸣风这些天一直都在燕郡各地出没,而在昨天,徐谦就已经把马鸣风在燕西予琉城出现的消息告诉了他。

    既然此时自己的身份是马鸣风好友,那正好让他有机会脱身,也不会引起徐家人的怀疑。

    至于以后会不会暴露,陆飞根本不担心。

    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份早在三天前就已经让徐家家主徐方达那个老狐狸起了疑,虽然还不知道他就是那个被三大势力追杀悬赏的陆飞,可徐方达也没打算就这么轻松的让他离开徐家。

    就在陆飞和徐家父子前往交易会的时候,徐家剩余在外的先天强者,已经有一个悄悄被家主给招了回来。

    在知道了陆飞要离开的消息之后,徐方达故作热情的挽留了一番,然后顺势就提出了中午要给陆飞摆宴送行。

    这虽然让陆飞觉得这徐家家主突然间有些热情的过分,可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不过在陆飞被带入宴会厅的时候,突然发现了气氛有些不对。

    之前徐方达对于陆飞的态度非常热情,而且在徐家的这几次见面,那徐方达就从来没有把陆飞当成是江湖晚辈,摆出那种傲倨的态度来。

    结果现在看到陆飞进来,徐方达却是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动都没动。

    而他身边的并不是陆飞想象的徐家大公子徐谦,反而是一个陌生中年,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看着陆飞,脸上带着一种玩味之色。

    “徐家主,怎么没见徐兄?”陆飞虽然察觉到了不对,可依然没有动声色,淡淡问道。

    听了陆飞开口,徐方达也是呵呵一笑,道:“谦儿有些事情去办了,稍后就到。贾少侠,在这送行宴开始之前,不如和老夫先聊聊?”

    “哦?不知道徐家主想要聊什么?”陆飞眼睛微微眯起,有寒光一闪而过。

    “那不如就聊一聊贾少侠你的身份如何?”

    徐方达坐在那里的身体微微直起,冷冷的看着陆飞。

    陆飞听了他的话,心中也是一震。

    不知道对方说这话究竟是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是知道了自己就是被那三大势力通缉的对象……

    “身份?我不过江湖一届散修而已,能有什么身份?”

    “哈哈,江湖散修?这我信,不过这贾飞路的名字,我看未必是真吧?”

    说着,徐方达的神色渐渐变冷。

    “还有,我在吟风阁听到了一些消息,似乎风谷的马鸣风身边也没有一个叫做贾飞路的朋友……”

    “区区一个散修,竟然敢骗到我徐家的头上了!难道你以为自己是先天武者,就可以在我徐家为所欲为了吗?”

    听了徐方达满含杀机的话,陆飞的心中反倒是放松了下来。

    看来对方虽然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是假,可并不知道自己就是得到了巫王至宝的陆飞。

    如果只是这些的话,陆飞也用不着担心了。

    徐家虽然实力不错,而且还有徐方达这个先天融窍境的武者。可说实话,陆飞暂时还真的没有把他放在眼中。

    先不说这徐方达已经老迈,一身实力已经不在巅峰,就是他真的是巅峰实力又如何?

    一个几十年时间才开辟了不到七十二窍穴的武者,就算是巅峰,难道还能和玄冰门的嫡传慕玄冰相比吗?

    要知道慕玄冰此时开辟窍穴可是远超过七十二个,何况修炼的还是天阶功法玄冰劲,就算是两个徐方达在他手中也走不出百招!

    陆飞虽然自问实力还比不上慕玄冰,可之前一番交手之后,他也知道自己和他差距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所以陆飞有自信可以解决这徐方达。

    哪怕他身边还有一个先天气海境的武者!

    “呵呵,看来是我太大意了,竟然如此轻易就被徐家主揭穿。不过不知道徐家主现在想要如何做呢?”

    陆飞确实是发现自己太大意了。他虽然知道这种漏洞百出的谎言很容易被揭穿,可想着这徐家肯定和马鸣风没有什么联系,所以想来短时间是不会被拆穿的。

    可是他却忘了这个世界竟然还有吟风阁这种专门买卖江湖消息的组织。而且这些人的消息还贼灵通!

    “怎么做?既然敢骗到我徐家头上,自然不能轻易就算了,不然传出去岂不是要说我徐家人人可欺吗?”

    说着,徐方达突然话音一转,道:“这样吧。看你这些天并没有做出有损我徐家的事情,若是你能拿出足够的条件来弥补我徐家的怒火,那我也不介意放你一马。毕竟一个人,命,只有一条。而钱财功法,都只是身外之物而已。你可要想清楚了!”

    说着,徐方达身上陡然生出一股凛然之势,直接向着陆飞压了过来。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