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主管Q391215】 > 其他小说 > 行走江湖的说书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陆家往事
    陆飞心思电转,不过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惊慌的神色,依然是淡然的看着陆海,听着他继续说下去。

    “江湖事,本就玄奇。不管你有什么机缘,那都是你自己的命运。你也不必说出来。”

    一边说着,陆海漫步走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端起桌上的热茶,倒了两杯之后,示意陆飞也坐过去。

    “你娘曾经是我的贴身侍女,算是和我一起长大的……”

    这突然的一句,差点儿没让陆飞把口中的茶水给喷出去。

    刚刚不还说江湖的吗?怎么突然转到了这里?

    这个转折是不是有点儿太大了!

    不过陆海依然在自顾自的说着。

    “对于你的出生,确实是一个错误……”

    “咳咳……!”陆飞猛然咳嗽了两声,想要打断。

    不过陆海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没有管陆飞那略微尴尬的脸色,继续道:“我们两人虽然算是青梅竹马,可我也只是把她当做了一个一直照顾自己的姐姐……”

    “二十多年前,我记得那时你爷爷刚刚去世没多久,当时正是我陆家遭遇重创的时候,可以说已经走到了覆灭的边缘。”

    “我那时还不到三十岁,如此巨大的压力,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陆海语调平淡,似乎并不介意在自己儿子面前展露自己脆弱的经历。

    “那时候你的母亲已经是我们陆家的一位女管家了,而且这许多年,也不曾想过离开陆家。连我当初想要给她说门亲事都拒绝了。”

    “可是谁能想到,最后却是因为我的一次醉酒,最后还是……”

    好吧,后边的事情陆海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这让陆飞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毕竟,这种坐在这里听老爹说老妈两人的爱情故事,还是有些别扭的。

    再怎么说这具身体也是两人之间的“爱情结晶”不是?

    “你母亲身子弱,在生下你之后没多长时间就去世了。而且你从小就没有什么练武天赋,所以我并不想你接触江湖。让你走文路,学成之后回到这广宁府,给你谋个官职还是没问题的。”

    “只是没想到,这短短时间,你就已经有了如此实力!”

    陆飞皱了皱眉,觉得这陆海和自己说这么多,难道是想要解释之前那数年对自己不闻不问的原因?

    不过单凭这几句话,恐怕无法化解陆飞心中那沉积已久的怨气吧?

    当然,这是说的以前的那个陆飞。

    因为在刚刚穿越过来的那段时间,陆飞可是总会有些时候无缘无故的生出一些暴虐想法,那就是这具身体原主人残余的一些情绪在作怪。

    也许是看出了陆飞的所想,坐在那里的陆海轻抿一口茶,淡淡道:“说这些不是想要让你消除心中的怨愤。现在你也已经到了先天,有些事情,也是时候该让你知道一些了。”

    “事情?什么事情?”

    一直沉默的陆飞有些好奇的问道。

    陆海手指敲了一下桌面,问道:“关于我们广宁府的武林势力,你知道多少?”

    “广宁府武林?”陆飞有些猜不透自己这便宜老爹到底想要说什么了。

    说实话,广宁府的武林势力相比起燕郡其他州府,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之前陆飞一直以为是这里靠近辽东,人烟更加稀少的原因。

    “广宁府之前三大世家,可自从方家家主被人杀害以后,方家就已经失去了这个名号。而新出现的那个什么阎罗帮的,名头虽然叫的挺响,可实力相比起现在的陆家和郑家来说,应该差了不少。”

    陆海点了点头,对于陆飞的说法也是认同的。

    “你说的不错,不过这只是明面上的。”

    “难道那阎罗帮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陆飞惊讶问道。

    陆海轻轻一笑,淡淡道:“若是我得到的消息不错,那么这阎罗帮,很可能就是十年前侥幸从众多势力围捕下逃出生天的那位黑面阎罗曹应泰的手下!”

    “我靠!又是四大寇?!”

    陆飞惊呼一声。

    他感觉到这个十年前就被灭了的盗匪团伙,这段时间出现的有些频繁了!

    “呵呵,没错,就是四大寇!想来你也听过不少次这个名字了,而且你们之间也有过了两次交锋。”

    陆飞眉头一皱,道:“什么意思?”

    摇了摇头,陆海也没有理会他的装傻,道:“当初在你从矿山返回广宁的时候,四大寇的人曾经暗中截杀过你。

    而当初他们从方家抢夺血参王的时候,你也曾黑吃黑干掉了他们两个先天。不单单是如此,最后还把血参王弄到了手,说起来还是你赚了。”

    陆飞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他没想到陆海竟然把这些事情知道的如此详细,感觉像是亲眼见到一样……难道是当初参与到截杀的那些人中有陆海这位陆家家主的间谍?

    “你也不用想那么多,在这广宁城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什么能够瞒过我的眼睛。包括当初方家从辽东弄到的那株血参王,他们自以为隐秘,却不知早在他们还没运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而且不单单是我,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不少,不然方家也不会招来如此祸端。”

    陆飞有些无语了。

    感觉如果方弘知道这些的话,恐怕会从棺材里跳出来再气死一次。

    本来以为是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绝密,可没想到早就已经是人尽皆知,也就只有他们兄弟两个憨憨在那里被人当猴耍!

    “方家当初得到了血参王之后,陆家和郑家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消息。不过我们陆家和方家乃是姻亲,区区一株血参王,我也没有放在眼中。”

    吹牛!

    陆飞暗中鄙视了一下在那里胡吹大气的陆海。

    要知道这血参王可是难得的神药,放到江湖上就算是风谷都得抢破头,你现在竟然和我说不放在眼中?

    陆海没有理会自己儿子的鄙视,笑着道:“那郑家的老祖当初乃是黑山军的一位头目,所以郑家算是黑山军放在广宁的探子,虽然他们平时非常低调,可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这尼玛……又有黑山军什么事儿?”

    陆飞感觉到自己像是在听故事。

    区区一个广宁府而已,这又是四大寇又是黑山军的,那陆家是不是也隐藏着什么惊人的背景?